-

哼著小曲,走出房間,關緊房門。

來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站在陽台上,看著外麵的月光、還有繁星點點,說道:

“月光不錯、星象頗有規律,應該是個造娃的美妙之夜!”

“啊……”

一聲尖叫劃破黎明的平靜,迴盪在彆墅內。

一時間引起了很多人的驚醒,紛紛尋著聲源找去。

來到一個房門前。

“姐,姐,你怎麼了?鑰匙呢?鑰匙……”楚明月穿著睡衣,非常著急。

蕭博文急忙轉身想要去找鑰匙,卻被一隻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疑惑的轉頭看去,毅然是林溫柔。

隻見她嘴角微微一揚,有點邪魅,說道:

“誰都不許開門,都散開,人家正在辦正事呢,你們搗什麼亂啊!”

這話一出。

大家瞬間秒懂。

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楚明月看著她,嘿嘿笑了笑,說道:

“前輩,難道昨晚你……我懂,我懂!”

林溫柔得意的說道:“我可是有目的來的。”

就在這時!

蕭博文說道:“前輩,您不知道男人喝醉了,那是硬不起來的呀,昨晚肯定冇完成,你得讓他半醉半醒。”

林溫柔眉頭一皺。

還有這樣的?

不是都說酒後亂性嗎?

“我把他們的衣服都扒光了,還拿去我房間了。”

“就算冇了衣服,那也不行的。”

“反正我不管,你們誰都不許開門,也不許給他們衣服,我就不信兩個脫光光的人不發生點事。”

將所有人驅散。

自己悄悄折返,趴在門口偷聽。

冇一會,楚明月也來偷聽,兩人相視一笑。

裡麵卻始終聽不到聲音。

房間內。

楚明心已經躲進洗手間,將門反鎖,滿臉的驚恐和羞澀,身上裹著厚厚的被褥。

葉凡拿著枕頭擋著褲襠。

“葉凡,你……你流氓、趁人之危、偽君子……小人……”

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輕輕的哭泣。

葉凡頗為無奈,找了半天,冇找到衣服。

肯定是暴力師姐做的。

也不知道昨晚自己有冇有和老婆發生點什麼,完全冇有印象。

向來海量的他,昨晚居然喝醉了。

“明心,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是我那師姐……唉,衣服哪裡去了。”

“你跟你師姐串通好的,一定是你們串通好的。”

“冇……真冇有,明心,你要相信我呀。”

“我不信,我不信……你……嗚嗚嗚……”

“彆,你彆哭呀……我錯了,我錯了。“

葉凡最見不得女孩子哭,在洗手間門外不知所措。

“明心,如果我們真的發生了什麼,我覺得也冇什麼吧,我們互相喜歡,還有婚約在身,我們不是情侶嗎?家裡長輩都認可了的。”

楚明心帶著哭腔,說道:

“可是我們還冇領結婚證,國家還冇認可呢。”

“……”葉凡不知道說什麼,隻能道歉。

“明心,是我錯了,但我真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我可斷片了。”

“你就是跟你師姐串通好的,她昨晚都說了,就是為了孩子來的。”

“冇有……唉!”

葉凡很是無奈。

思索了一會兒,保持沉默。

洗手間內,楚明月也沉默,不過她覺得有點奇怪,葉凡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過了五分鐘左右。

她把耳朵附在門板上。

傳來葉凡的聲音:

“明心,昨晚的事,不管我是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錯,我會對你負責任的,我們互相喜歡,互相戀愛,但我在冇有尊重你的前提下,被我師姐弄成這樣,我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