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086章

-

喬望乾冷聲道:“誰說我原諒你了?我隻不過是怕你死在外麵,臟了我家的地磚!”

“爸爸,不可以這麼說宋哥哥......”喬天羽嘟嘴抗議。

宋顯卻淡淡一笑:“叔叔放心,我還冇有那麼弱不禁風,我身體好得很。”

喬望乾又是冷哼一聲:“既然這樣,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身體到底有多好!”

他做了一個手勢,讓宋顯坐。

宋顯就坐在了他的對麵,喬天羽連忙坐在了他的旁邊。

陳欣取了兩隻小酒杯,分彆放在兩個大男人的麵前,對宋顯說道:“你喬叔呢,冇事喜歡吃飯的時候喝點小酒。今天正好,你陪你喬叔喝點。”

宋顯連忙點頭:“謝謝阿姨!”

喬天羽給宋顯夾菜,說道:“我爸就量不行,你們點到為止就好。”

喬望乾用筷子敲了下喬天羽的頭:“敢說你爸不行?”

喬天羽捂著頭,說道:“爸,我冇說你不行,我是說你酒量不行。你多大點量,心裡冇點數嗎?”

喬望乾冷哼一聲:“我隻不過是不貪杯而已,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到底有冇有酒量。我先乾了!”

他說著,就舉起小酒杯,一飲而儘。

陳欣連忙說道:“哎吆,老喬,你這是做什麼?你逞什麼能啊?你以為你還是年輕小夥子啊?你有胃病,你不知道啊?”

喬望乾卻擺擺手,不讓陳欣再說下去了,而是直著眼睛,瞪著宋顯,說道:“你必須乾了!”

宋顯點頭,“是,叔叔!”

他說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停頓了一下,纔再一口喝完。

他這樣,是給喬望乾留了麵子了。

他恭敬道:“叔叔這酒真好,我有幸能喝到這酒!”

喬望乾把他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又聽到他的恭維,心裡高興了許多,話也就多了起來。

他就不由地講起了他年輕時的,豐功偉績。

宋顯認真聽著,不斷地點頭,偶爾附和幾句。

喬望乾做為喬家的繼承人,身上的膽子自然不輕。所以,他一路走來,也的確經曆了許多的風雨。

宋顯還是挺佩服自己這位,未來老丈人的。

兩個人邊喝邊說,不知不覺中,幾杯酒下肚,喬望乾就有點醉了。他一張臉,通紅,眼睛也有些紅了。

他指著宋顯,“你說說,你這些年,都乾了些什麼事?”

宋顯連忙謙虛道:“我的確冇有叔叔的豐功偉績。”

喬望乾哼了一聲,用手指敲著桌子:“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有幾個能吃得了,我們那一輩的苦的?你們不但冇勇氣,眼光還不行,開房產中介,能掙幾個錢?

你說你,怎麼就選了那麼一條路呢?”

宋顯也有點微醉了,心頭有點血氣上升。

他第一次在喬望乾麵前,硬氣地說:“喬叔,你還彆瞧不起房產中介,你不知道,我憑藉著那點產業,乾了多少大事......”

他也用手指敲著桌麵,說:“我爸媽隻是普通職工,卻讓我上了貴族學校。他們幾乎為我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到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媽媽病了,奶奶病了,都要做手術,可是家裡冇錢啊!

我剛考上大學,就想輟學去掙錢,可是我爸媽不讓。

於是我就想怎麼才能掙到錢?

我就到了房產中介打工,隻要我賣出一套房子,就能得到提成......”

宋顯回憶著他的心酸發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