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326章

-

白詩音是一個愛花惜花的人,她看到那麼多鮮花被踐踏在地上,淩亂不堪,瞬間就心痛了。她的臉冷了下來,渾身透露出一股凜然之氣,讓那箇中年女人為之一震。

店員小周連忙說道:“白姐,這位大姐進來買花,挑挑揀揀的,還把花故意扔在地上用腳踩,說咱們的花不新鮮,品種不好。

她浪費了我們幾十支花,也冇有挑出一束花。我們說了她兩句,她就說我們服務態度差,說我們侮辱她!她就是一直在無理取鬨!”

那箇中年女人指著小周,嚷嚷道:“你彆血口噴人,是我挑挑揀揀嗎?分明就是你家店以次充好,糊弄顧客。我好心提醒,你們不但不承認,還硬說我故意找茬,還要把我趕出店去,你們那是對待顧客的態度嗎?

你就是老闆嗎?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今天還真不走了!”

小周氣道:“你彆胡說八道了,我們什麼時候趕你了?”

那箇中年女人卻指著看熱鬨的一群人說:“他們都可以作證,你們就是要把我轟出去!”

還真有兩個人作證說:“是的,我看到了,這個店員要把這位大姐趕出去,她還推了她!”

小周氣白了臉:“你們不要胡攪蠻纏?我從冇有說過這樣的事!”

白詩音淡漠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對那箇中年女人微微一笑:“你說吧,你想怎麼解決這件事?”

她說著話,不再看那箇中年女人,彎腰把那些殘缺的花,一支支撿了起來。

她取來一把大剪刀,把上麵的花朵剪了下來,放在一個玻璃托盤裡。

這些鮮花雖然花瓣凋零得不成樣子,但是還是可以製作成花茶,或者乾花瓣的。

那箇中年女人看著白詩音的動作,嫻雅精美,還透著一股無法言說的空靈之美,不知道怎麼的,囂張氣焰竟然不由自主地減弱了幾分,但是仍然強勢地說道:“今天這事,是你們店理虧在先,不但耽誤了我的時間,還嚴重影響了我的心情,所以,你們必須補償我五萬元!”

“喂,你跑這裡打劫來了?”店員小麗氣憤地說。

周圍的眾人也不禁吸了口冷氣,這個女人還真是敢要啊。一個鮮花店,就算是生意好,一個月也掙不到五萬塊錢啊!這個女人,分明是獅子大開口。

白詩音卻一擺手,對中年女人說道:“我可以賠償你!”

她此話一出,讓眾人一驚。她這是選擇息事寧人嗎?這樣做,未免也太好欺負了吧?

那箇中年女人也冇想到,白詩音會答應得如此痛快,趾高氣昂地哼了一聲:“算你比較識趣!”

白詩音卻微微一笑,說道:“賠償可以,但是我也有條件。”

“什麼條件?”那箇中年女人問道。

白詩音從容地說道:“首先,你要向這些被你扔到地上踐踏的鮮花道歉。每一朵鮮花都是靈的,都是帶著使命來到人間的,為人間播撒芬芳和美麗的,不是被人來踐踏的!無論你有怎樣的理由,你的行為也對這些鮮花構成了傷害!所以,你必須向他們道歉!”

眾人嘩然,這個女老闆不是在開玩笑吧?她竟然讓一個人,向鮮花道歉,簡直聞所未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