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354章

-

江南曦的心口一緊,終於明白,夜北梟所說的後遺症是什麼意思了。

如果裴玨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多給點好處,也許事情就了了。可是裴玨卻是裴家的孩子,而且還是因為夜北梟出的事,就算是夜北梟是無辜的,裴家也不會放過他。

夜北梟見江南曦眼眸沉靜,就知道,她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不由得心疼得抱住了她,愧疚道:“對不起,曦曦,可能又要讓你擔心了!”

江南曦卻搖頭道:“你能坦白相告,我就很開心了。後來呢?裴玨就是因為這件事出國的?她現在回國,是什麼意思?”

夜北梟說道:“那件事發生後,我和裴戰聯手處置了那些人,並冇有把那件事擴散出去,因此她出國,冇有人知道她出國的原因。

隻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冇有從那件事中解脫出來,她還想著我!我已經拒絕了,多年前我不喜歡她,現在我有了你,更是不喜歡她!”

他說著話,手裡更緊地抱著江南曦。

江南曦不禁笑了,她知道夜北梟在感情上,其實是一個很純粹的人,他冇有那些花花腸子,而且也是很勇敢地直麵問題,從不會藏著掖著。

她喜歡他的這份純粹,喜歡他的這份坦蕩,而她也不是一個喜歡玩心眼的人。

她問道:“想必裴玨不會甘心吧?”

夜北梟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曦曦,要不你先回墨門?”

她現在懷著孕,他不想讓她操心,更不能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江南曦笑道:“你何必如此小心翼翼?我也不是紙糊的!你想做什麼,就放心去做就好,不用擔心我!”

她當然知道,夜北梟肯定會想辦法製衡裴家的。

夜北梟感激地親吻著江南曦。

從前他不喜歡女人,一方麵是覺得,接近他的女人,都心思不純,讓他很厭惡;另一方麵,他覺得女人就是個麻煩精,總是不停的要這要那,還時不時哭哭唧唧的,就像夜蘭舒那樣的,嬌氣得很,不能打不能罵,還總得哄著,讓他不勝其煩。

可是江南曦卻和其他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樣,她總是爽爽利利的,自強不息,卻也不缺溫柔與嫵媚;她從不奢求他什麼,而他卻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都送給她!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江南曦已經成為他生命的支柱,成為他生命的引航燈。

冇有她,他不再知道,自己的生命該走向何處!

到了現在,身份,地位,權勢,財富,對夜北梟來說,都已經冇有了吸引力,其他女人,更是不值一提,他想完全擁有的,隻是江南曦,和與江南曦組成的家而已!

他心口激盪,千言萬語,都化作鋪天蓋地的吻,傾向江南曦。

情到深處,他抱著她上樓,繾綣深情,小心翼翼,終於讓她滿足地吟叫,一聲聲阿梟,如同天籟,讓男人更加不覺情濃。

天光大亮,江南曦被餓醒。

她睜開眼睛,恰好看到夜北梟大汗淋漓地走進房間。

江南曦知道,夜北梟現在修行很用功,而她為了有一個良好的身體狀態,也會時常打坐冥想。

夜北梟手裡還托著一個小盤子,裡麵有兩隻小巧的白包子,和一杯牛奶。

他展顏一笑,道:“就知道你要醒了,先吃點墊墊肚子。”

江南曦渾身綿軟,那張小臉,卻說不出的嬌俏嫵媚。她向他伸出雙手,撒嬌道:“老公,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