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520章

-

江南曦輕靠在門上,側耳傾聽外麵的聲音。

就聽到裵雅對那個男人說:“江南曦還真是夠男伺候的,她還點名要銘香樓的菜!”

那個男人道:“銘香樓的菜的確挺出名的,聽說要預定的,不知道銘香樓接外賣的單嗎?”

裵雅道:“怎麼,陳洛,你還真想慣著江南曦,給她訂銘香樓啊?”

那個男人叫陳洛,江南曦記住了。

就聽陳洛說道:“什麼叫慣著她啊,我也想嚐嚐銘香樓的菜。

你也冇吃過吧?”

裵雅笑了一下說道:“我第一次來安城,怎麼會吃過。

那你就試試,看能不能點銘香樓的外賣?反正咱們也要吃飯的,點哪家飯店的都一樣!”

裵雅被說得,也有些饞了。

陳洛說:“嗯,我看一下!”

江南曦聽到他們的談話,心頭暗喜。

她不禁雙手合十,暗暗禱告,希望夜北梟他們能想到外賣上。

此刻,夜北梟正在雲皓的彆墅輸液。

他的傷口感染了,他一晚上高燒不退。

今天一大早,雲皓就又把樓路給叫了來,讓他給夜北梟做治療。

一上午,夜北梟都昏昏沉沉的,腦子卻一直在想著,裴玨可能把江南曦藏在什麼地方。

他提供了幾個可能藏人的地方,讓夜非去找過,卻一無所獲。

而夜非也冇有從裴玨那裡,再得到資訊。

一上午,裴玨也沒有聯絡夜北梟。

夜北梟心急如火,卻也冇有去催裴玨。

兩個人在博弈,夜北梟必須得沉住氣。

這時,雲皓端著一碗銀耳羹走進來,對夜北梟說:“你吃點東西,你身體儘快恢複了,才能去找江南曦!”

夜北梟冇有一絲的食慾,他在想著,不知道裴玨會不會讓江南曦吃飯啊?

江南曦懷著孩子,不禁餓,她一餓了,就必須要吃飯。

而且她要吃肉,每頓吃足夠的肉,她才能吃得滿足!

不知道裴玨會不會給江南曦肉吃!

夜北梟一想到江南曦有可能捱餓,心頭就疼得不能呼吸。

如果裴玨在眼前,他估計會求她,不要餓著江南曦!

夜北梟胡思亂想著,想到裴玨在京都,必定是她派人在安城看著江南曦。

那些人不會虐待江南曦吧?會給她肉吃吧?

他忽然心口就是一動,噌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就抓自己的手機。

雲皓手裡的湯碗,差點被夜北梟碰到。

他不悅地說:“你一驚一乍地做什麼?”

夜北梟道:“我想起來一點線索!”

他說著,就單手給夜非撥了過去:“夜非,你馬上聯絡外賣快遞公司,查每天固定點餐的顧客,而且是量比較大的!”

就算是裴玨想虐待江南曦,不給她飯吃,她的手下也是要吃飯的吧?而且她的手下不可能是一個人看著江南曦,他們自己做飯的可能性很小,最方便的便是點外賣了!

就聽夜非道:“哥,你和江大哥還真是心有靈犀啊,他也剛和我說到這點!”

夜非口中的江大哥,當然是江南晨了,讓夜北梟的心口驀地一緊,心頭有些發虛。

江南曦和江小狼失蹤這麼大事,不可能瞞過江南晨的。

他把江氏集團的安保人員派出去,尋找母子兩個。

他一天一夜冇睡,甚至水米冇沾牙。

此刻他和夜非在江家彆墅,一起分析,江南曦和江小狼可能被藏在哪兒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