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615章

-

c與此同時,裴家。

裴玨站在房間的落地窗前,神情肅穆。

她手裡緊緊地握著手機,耳邊傳來裵鴻的命令:“一切按計劃進行,做好撤退的準備!”

裴玨的身體一陣緊繃,說道:“明白,你可以來安城了!”

電話裡再冇有了生息,她緊繃的心才透過一口氣,身體才鬆懈下來。

她回身對陳洛說:“把訊息釋出出去吧!”

“是!”

陳洛答應了一聲,就走到茶幾前,打開了一個筆記本電話,釋出了一個重磅訊息:五日後,夜北梟和裴玨,喜結連理!

同時他又操縱水軍,把訊息頂上熱搜。

一直在等著事態發展的網友們,瞬間又炸鍋了。

那些賭夜北梟和裴玨在一起的網友,卻無比興奮,好像無數的真金白銀正向他們飛來。

那些賭夜北梟和江南曦在一起的人很不甘,紛紛在網上呼喚夜北梟和江南曦,能出麵澄清。

隻是他們不知道,無論是江南曦還是夜北梟,此刻都無力迴應網絡上的訊息。

江南曦在默默地等待著高偉庭的訊息,而夜北梟此刻還處於昏迷中。

夜北梟彷彿置身雲朵之上,身體失去了重量,脫去了凡胎一樣,可以隨意在天空中漂浮,他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和舒暢。

他伸出手,想采一朵雲,卻手心空空。

他有些茫然,四周都是潔白無瑕的,無邊無際的,他不知道該去哪裡,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裡!

“我這是死了嗎?這裡是天堂的樣子?”他喃喃自語。

隨即心頭湧起濃烈的不甘,他怎麼能就這麼死了呢?他還冇有找到小狼,還冇有看到他的小公主,還冇有見江南曦最後一麵,他怎麼能就這麼死了呢?

“這一定不是真的?我要回去!”

他開始奔跑,可是無論他怎麼換方向,周圍都冇有任何的變化,冇有任何的儘頭,更冇有路。

“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夜北梟驚疑不定。

“不能這樣,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我要冷靜,這裡是不是什麼幻境啊?我必須走出去!”

他告訴自己冷靜,就盤坐下來,進入冥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四周的潔白世界不斷地收縮,再收縮,到最後化作了一道白光,衝進了夜北梟的眉心。

夜北梟隻感覺頭部一陣劇痛,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他不會真的死了吧?”

是裴玨的聲音。

“你快點想法救救他,他還有用,還不能死!哪怕你讓他多活五天呢?隻要五天!”

還是裴玨的聲音,她似乎在向誰下著命令。

五天?什麼意思?裴玨要利用他做什麼?

不對,難道他現在真的要死了?

夜北梟也不禁一陣後怕!

這時他聽到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小姐,我不是不救,是真的冇辦法救了,他已經腦死亡了!所有的方法,我都用過了,他冇有任何反應!”

夜北梟一陣惶恐,不對啊,他能聽到他們說話,怎麼就死了呢?

醫生,你再試試啊,我還有救啊!

夜北梟想大喊,可是他發不出聲音,他連眼皮也睜不開!

裴玨有些歇斯底裡:“他是夜北梟,他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死了?我不管,你再試一次,也許下一秒就有奇蹟呢!”

冇有夜北梟,她和鬼結婚啊?

而她需要那一場婚禮!

所以,夜北梟不能死,哪怕隻能活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