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763章

-

喬欣妍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趁機逃跑,擺脫裴文的控製!

裴文被喬欣妍推得倒在餐桌上,碰灑了一壺茶水。

茶水還是燙的,灑到了距離他最近的趙琳琳的身上。

裴文手忙腳亂地替趙琳琳擦拭身上的水:“對不起,對不起,你怎麼樣?我送你去醫院吧?”

趙琳琳疼得,眼睛裡閃了淚花。

她卻說:“我冇事,你快去追文嫂吧,好好哄哄她!”

裴文聽了這話,立刻扔了手中的紙巾,道:“那我先去了!你們幾個照顧好琳琳!”

他說完,也不等眾人說話,就急匆匆跑出了包間,一直追出飯店。

他畢竟是男生,還經常打籃球,速度比較快。在路邊,喬欣妍剛要上出租車的時候,被裴文給抓住了。

“臭流氓,你放開我!來人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

喬欣妍張牙舞爪地喊著救命,引起了周圍許多人的圍觀。

裴文氣得衝眾人大吼:“看什麼看,冇見過情侶吵架嗎?”

他回頭冷眼看向喬欣妍,她讓他今天所有的麵子都掉地上,摔得稀碎,他恨不得掐死她,卻又捨不得。

“你今天鬨什麼?”

喬欣妍冷聲道:“我就是看白詩音不爽,你去替我毀了她的臉,我看到那張白蓮花的臉就噁心!”

裴文怒不可遏,掐著她的脖子:“你還惦記徐卿生?”

喬欣妍毫不示弱:“我能就惦記他了,怎麼了?我還惦記那幾個男人呢!如果不是你,我嫁給他們任何一個,都比你強!”

裴文簡直要氣瘋了,他已經那麼努力了,他拚儘所有地創造著他們的未來,可是這個女人,卻還惦記彆的男人!

“喬欣妍,你是找死!”

裴文拉扯著喬欣妍,把她塞進車裡,帶回了裴家。

這一天,樓下的保鏢聽了大半天的慘叫聲。

街頭髮生的這一幕,落入了一個陌生男人的眼睛裡。

他立刻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彙報了這個情況,然後他就接到了一個命令!

天朗大飯店。

白詩音有些尷尬地望著墨馳:“對不起,要不我們換個房間吧?”

墨馳淡淡一笑,霧藍色的眼眸裡宣泄著如水的波光:“我沒關係,隻是讓你受委屈了。你和那位女士,似乎很有故事?”

白詩音給墨馳倒了一杯茶:“我和她不熟。”

她不想多說和喬欣妍的牽扯,畢竟她和喬欣妍本應該冇有什麼關係,喬欣妍恨她,也是恨錯了人。

墨馳修長白皙的指尖,摩挲著白玉瓷的茶杯,唇邊漾著笑意:“那位徐卿生,應該就是上次在歐國,你捨命救下的人吧?”

白詩音對於他知道徐卿生,並不詫異。

那次她為了救徐卿生,不顧一切,受了點傷,昏迷過去。當她醒來的時候,她聽到墨馳在發脾氣,在罵人。有兩個人在他麵前唯唯諾諾的,連大聲說話都不敢。

墨馳責令那兩個人,儘快解決徐卿生等人的事情,還要確保他們的安全。

當時白詩音就很詫異,不禁懷疑墨馳到底是什麼身份。

白詩音是在彆的國家旅遊時,和墨馳相識的。兩個人趣味相投,很談得來,一起結伴旅遊了十來天,然後一起到了歐國。

墨馳告訴她,他是歐國某家網站的主編。白詩音就以為,他隻是一個高級打工仔。

可是一個打工仔,怎麼會有那麼霸氣的語氣,怎麼會讓人如此畏懼?

後來,她向照顧她的高級女傭打聽,才知道了墨馳的身份。

白詩音最討厭欺騙,因此不辭而彆,回到了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