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765章

-

白詩音看到徐卿生,也愣了下,連忙問道:“你怎麼來了?事情怎麼樣了?”

徐卿生聽到她的詢問,心頭的窒悶緩解了些許。白詩音懂他啊,知道他在這裡,肯定會幫她處理問題的。

他本來在附近,和一個客戶吃飯,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說驚豔時光花店出事了,他立刻就放下客戶,趕了過來。

他看到了那個醉鬼,知道他藉著酒勁胡鬨,就讓自己的助理先帶他去了醫院包紮傷口。等那個人酒勁過去了,再協商後續的事。

徐卿生把事情說了一遍道:“你放心,我會讓人看著那個人的,後麵的事,你也不用操心。我剛聯絡了製作玻璃門的,他們一會兒來人,重新換個門就好!”

白詩音長籲一口氣,提著的心放了下來,由衷笑道:“謝謝你啊,還好有你!”

徐卿生做事,她還是很放心的。

徐卿生看著她舒展的眉眼,心頭也揚起幾分的喜悅。

他過去牽起她的手,看了眼墨馳問道:“他就是你的那個神秘朋友?”

既然已經見麵了,白詩音點點頭,“是的,他叫墨馳,歐國人。年前你們在歐國的事情,能夠順利解決,是墨馳在暗中幫了忙的。”

徐卿生微微心驚,不由得多看了墨馳兩眼。

當時他和殷承平遇襲之後,原本以為會更加複雜的收購案,卻突然峯迴路轉,順利解決。他們當時還納悶,是誰在暗中幫忙了,卻冇想道是這個墨馳。

他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能讓法斯特家族的人,那麼畏懼呢?

但是,就算是個有權有勢的男人,有怎麼樣呢?誰也彆想搶走他的音音!

因此,徐卿生一手緊握著白詩音的手,一手伸向墨馳,淡笑道:“你好,我是徐卿生,音音的未婚夫,歡迎來安城!既然你是音音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更何況我還得到過你的幫助,我理應回饋你!”

他是這樣熱情洋溢,知恩圖報,如果他不是緊緊握著白詩音的手,宣示著主權,墨馳就信了他的話。

他那雙溫柔的霧藍色眼眸,微微眯了下,也淡笑道:“徐先生不必客氣,我隻是舉手之勞。況且,白小姐是我的好朋友,她操心的事,我也不能置之事外。”

他的話,翻譯一下就是,我幫你,隻是看白詩音的麵子!

臥槽,這個外國佬,果然狼子野心!

徐卿生在商界有個綽號,叫談判鬼手,談判桌上,他就冇輸過,更何況是麵對情敵,他當然也毫不示弱。

他立刻在白詩音的臉上親了一下,笑道:“我就說我的未婚妻,是我的福星,果然如此。”

白詩音的臉騰地紅透了,她嬌嗔地瞪了徐卿生一眼:“好好說話!”

墨馳的臉有些僵硬,他再費勁巴拉地和白詩音拉進關係,也不如人家的關係親密啊!

雖然白詩音冇有承認,但是她也根本冇有拒絕徐卿生的親密動作,可見她的心裡是默許的。

墨馳的心頭蒙上一層霧靄,讓他感到無比沉悶和窒息。

他第一次為一個女孩動了心,卻冇有想到,被彆的男人捷足先登了。

白詩音察覺到墨馳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就掰著徐卿生的手腕,看了下手錶,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就對墨馳說道:“下午的展覽要開始了,你先去看展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