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766章

-墨馳看著白詩音掰著徐卿生的手腕,儼然就是一對情侶,不分彼此,心頭有點酸。

他卻揚起最好看的笑容,道:“既然你這裡的事情都解決了,就陪我去看吧,畢竟我們買了兩張票!”

這個展覽是一個攝影作品展覽,有幾幅還是獲過國際大獎的作品。墨馳是一個攝影瘋狂愛好者,這樣的展覽,絕對不會錯過。

而白詩音在那次旅行中,對攝影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此對這個展覽,也興致極高。

但是徐卿生在身邊呢,看他剛纔小氣吧啦的做派,肯定是不願意讓她跟墨馳去的。

但是讓墨馳一個外國人獨自去,她又有些不放心。

畢竟他身份特殊,不能出任何意外。

她猶豫不決地看向徐卿生:“卿生,我......”

徐卿生垂眸看著她:“你想去看?”

白詩音點點頭:“我之前看過宣傳手冊,幾幅作品,很有意境。”

徐卿生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笑道:“喜歡就去看唄......”

他是一個很大度的男人!

墨馳和白詩音的眼眸都同時一亮,就聽徐卿生又說道:“我也陪你們去!這樣,我既可以陪未婚妻,有可以替未婚妻招待朋友,一舉兩得!”

他大度,並不代表著他盲目!他是傻了,纔會放心地把自己的女人,放在情敵身邊!

白詩音笑了:“這樣也行,隻是買不到票了。展覽限流量,都是頭一天預售票的!”

徐卿生笑道:“小事一樁!我們走吧,坐我的車吧!”

白詩音冇意見,她看向墨馳。

墨馳點點頭:“好的,那就辛苦徐先生開車了!”

徐卿生一笑:“為我的女人服務,心甘情願!”

於是三個人上車,白詩音被徐卿生理所當然地請上了副駕駛座,他還親自為她繫上安全帶。

在他抽身離開的時候,他在她的耳朵上落下一吻,然後壞笑著衝她眨眨眼睛。

白詩音又臉紅了,她覺得徐卿生今天有些幼稚,總是刻意地在墨馳麵前,表現兩個人的親密。

可是她卻總是猝不及防地被他撩到,心口微甜,好像回到了十七八歲的青春年華。

今天的他,讓她有了戀愛般的感覺。

她卻不知道,她的眼眸含羞帶笑地溢著水光,也幾度讓他不能自持。

如果不是有個討厭的墨馳在,他就鐵定把她帶回家了!

墨馳看著兩個人親密的小動作,如一根根芒刺紮在心頭。

他望著繁華的城市,不知道自己的這次安城之行,是不是個錯誤。

到了展覽的地點,有工作人員專門負責查驗電子訂票。

徐卿生問道:“你們有冇有貴賓票?”

工作人員一愣:“我們的貴賓票是不出售的。”

徐卿生點頭:“我明白,我是讓你們送我一張。你可以向上邊打一個電話,就說我是徐卿生!”

工作人員一聽徐卿生的名字,立刻恭敬道:“徐總稍等,我們特意為你留了貴賓票,我馬上拿給您!”

白詩音和墨馳都驚奇地看著徐卿生,他為什麼會有貴賓票?

白詩音忍不住問道:“你和舉辦方認識?”

徐卿生笑著搖頭:“不認識。”

“那你?”

徐卿生在白詩音的頭頂輕揉了一下,笑道:“這樣的展覽,必定會留一些貴賓票,用來送人情,這是常識!而安城的名人錄中,我在前十。所以了,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