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779章

-

徐卿生被鄒明的兩個保鏢扭住了胳膊,他並冇有掙紮,而是深目看著鄒明:“鄒先生!”

所有的不滿和失望,都被他隱藏在眼中。他隻希望鄒先生不要做得太過分!

鄒明卻瞪了他一眼,冷聲道:“你先下去!”

徐卿生扭頭看了墨馳一眼,他的那一拳正打在墨馳的眼睛上,現在他的眼睛烏青了,他的保鏢正用冰塊給他冷敷。

徐卿生冷哼了一聲:“墨馳,我警告你,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休想打音音的主意!”

他說完,扭頭跟著鄒明的保鏢走了。

鄒明看向墨馳,笑道:“他就是個粗人,您大人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墨馳冷聲道:“鄒先生,我不會越過你們國家的法律去做事,但是按照你們國家的法律,這件事該怎麼處理呢?”

徐卿生這是故意傷人,往輕裡說,拘留幾天。如果墨馳咬死不放人,那就有可能判刑。

鄒明笑道:“明白,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兩個人相視一笑,鄒明告辭離開。

鄒明到了住院部樓下,他的保鏢和徐卿生還等在那裡。

鄒明蹙著眉頭道:“小徐,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穩住的人,怎麼今天這麼暴躁呢?墨馳一定堅持追究你的責任,你讓我怎麼辦?”

徐卿生道:“他說的那是人話嗎?他就是欠揍!”

鄒明氣得踢了他一腳:“你還嘴硬啊?現在怎麼辦?我不得不先把你關起來!”

徐卿生眉眼一冷:“鄒先生,你不是吧?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那我也得先平息他的怒火吧?你就先委屈兩天,然後我請他吃頓飯,等他氣消了,我再把你放出來!”

“不行!鄒先生,這樣不行!這樣豈不是給了他機會,接近音音?”

徐卿生有些急了。他自己無所謂,他就是擔心白詩音被墨馳拐跑了。

“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為了一個女人,你至於嗎?”鄒明有些恨鐵不成鋼。

“至於!她是我要娶的女人,我必須護她周全!”

“帶走!”

鄒明懶得聽徐卿生的情深意重,轉身上了一輛車,帶著助理離開了。

徐卿生看著遠去的車影,眼色深沉。

“徐總,請吧,你彆讓兄弟們為難!”

鄒明的保鏢對徐卿生倒是挺客氣,但是也絕對不會放他離開。

徐卿生默默地上了車,被帶去了拘留所。

白詩音打車回到了家中,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她感覺周身都是空蕩蕩的,她下意識地伸手,旁邊是空的。可是枕頭上,卻飄來一絲若有若無的氣味,那是徐卿生的氣味。

她和他同床共枕三年,雖然不及這兩天親密,可是她卻也對他的氣味,熟悉入骨。

她收回手,在這個初夏的夜晚,卻感覺不到一絲的溫度。

她纔得到的一絲絲溫暖,卻被今天的事粉碎得徹底!

徐卿生!

她嘴唇顫抖,低喃著這個名字!

她是不相信徐卿生會做出那樣的事的!

可是事實卻讓徐卿生都辯解無力!

她該怎麼辦?

就在她愁腸百結的時候,放在床頭櫃上的,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卿生?

她腦海裡瞬間閃過他的名字。

她立刻起身,拿過手機,上麵卻是墨馳兩個字,讓她瞬間就失去了接聽的心思。

她把手機扔一邊,任它在靜謐的夜晚,刺耳地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