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802章

-

蕭靜笑笑:“你先不用急著回答我,你再好好考慮一下!”

徐卿生擺擺手:“不用考慮,我有喜歡的人,你應該知道的!我現在隻想娶她!”

蕭靜笑不出來了:“她有什麼好?據我所知,你們在一起的那三年,你們一點都不幸福,甚至她是恨你的。你們現在分開,纔是正確的選擇。”

徐卿生搖搖頭:“你不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是,那三年,我們的確不幸福,這其中也有我的原因,是我隱瞞了她,欺騙了她,而她離開我,是想成全我!也是她離開的那段時間,我纔看清了我的心,我是愛她的!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消除了嫌隙,我們的美好生活,就要開始了,我們以後一定會幸福的,一定會把過去的都彌補回來!所以,蕭總,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蕭靜握緊了酒杯,臉上所有的嫵媚和妖嬈都沉寂下去。

她沉聲說:“那紅陽呢?”

徐卿生笑道:“我接手紅陽的收購案,原本就是珍惜老祖宗留下來的這點東西,如果我實在辦不成,那就讓鄒先生另請高明瞭,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相反,可以加快他娶白詩音的進度!

隻是這句話,他冇有說出來。

蕭靜默默地喝著酒,會說話的眼眸,溢滿了哀傷:“徐卿生,其實我一直在等你!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但是我已經愛不上任何彆的男人了,我隻想等你。我想著,人生那麼漫長,也許我還有機會呢?

老天還是垂憐我的,我的機會真的來了,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不美嗎?我不夠優秀嗎?我比不過白詩音嗎?”

徐卿生看著她傷心,無動於衷。她不是白詩音,她的眼淚,她的悲傷,都不能打動他。

他說道:“你很美,也很優秀,但是在我心中,我的音音最美,無人能比!”

“徐卿生,你混蛋!”

蕭靜猛地把酒杯裡的酒,潑到了徐卿生的臉上,而她趴著胳膊,哭了起來。

徐卿生看著蕭靜,歎息一聲。他抽出紙巾,擦乾臉上的酒,招手叫過愣在遠處的小女孩:“買單!”

小女孩看了眼蕭靜,小聲說:“先生,你們一共小費九萬八千六百四十五円!”

徐卿生取出十萬円,交給小女孩,說:“不用找了,幫我在門口叫輛出租車。”

“好的,先生!”

小女孩收了錢,跑到門口去叫車。

徐卿生站起身,身體晃悠了下,這才發現自己喝多了。

他做個深呼吸,讓自己清醒些,走過去,扶起蕭靜說:“蕭總,回酒店吧!”

自始至終,他都冇有對蕭靜說一句安慰的話。

蕭靜抹抹眼睛,在徐卿生的攙扶下,走出小酒館,上了出租車。

小女孩在徐卿生臨上車的時候,恭敬地說:“先生放心,我一定會把您要的酒和菜寄出去的!”

徐卿生點點頭:“謝謝,辛苦了!”

他坐上車,吩咐司機開車,回他們住的酒店。

在車上,徐卿生才發現,酒的後勁有點大,他頭暈了。

到下車的時候,蕭靜在路邊吐了,邊吐邊哭,說她很不幸。

徐卿生頭疼欲裂,強忍著道:“走,回房間哭去吧!”

他攙扶著蕭靜,回到房間,他撲到床上,幾乎秒睡了過去。而他忘了,他把蕭靜也帶到了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