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822章

-白詩音看著喬欣妍,聽著她的謾罵,心口還有些犯堵。

她懶得搭理喬欣妍,對她最後的那麼一點同情,也消失殆儘。

十來分鐘後,一架軍用直升機,停在農家樂的院子裡。

裴戰看了看暈死過去的喬欣妍,又看了看癱坐一團了無生趣的弟弟,歎息一聲,彎腰抱起喬欣妍,上了直升機。

他對白詩音說:“上機,一起走!”

白詩音道:“也帶墨馳走吧,他要立刻去醫院!”

此刻墨馳已經被縫合了傷口,他也已經暈死過去。

他的保鏢也是想搭乘直升機的,但是對裴戰等人卻不放心。

裴戰看看他們,說:“上來吧,立刻去醫院!”

就這樣,兩個保鏢護衛著墨馳,上了直升機。

直升機直接停在了中心醫院的停車場,裴戰通過許小楠聯絡的醫護人員,已經等候了,喬欣妍和墨馳都被送進了搶救室。

許小楠看著渾身是血的裴戰,臉都白了:“裴哥,你哪兒受傷了?”

裴戰連忙說道:“不是我的血,我冇事!”

許小楠這才如釋重負:“那就好,可嚇死我了!你纔出院,可不能再受傷了!”

裴戰看著她,眼眸有些複雜。

被人關心的感覺,是無法讓人忽略的。

墨馳很快清醒過來,醫生給他掛了水,送進了病房。

喬欣妍比較慘,醫生說她流產了,因為腹部受到劇烈撞擊,導致子宮破裂,三四年內不能懷孕!

白詩音並冇有在醫院待很久,她就回家了。

此時才下午五點,徐卿生還冇有回來。

她隻收到了他登機前發的一條簡訊:音音,我登機了,在家等我!

這條簡訊,讓她疲憊的心,有了一絲的安慰。

她洗了澡,就躺在床上睡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臉上癢癢的,伸手剛想摸,她的手,就被一隻大手握在了手心裡,一個溫柔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音音,我回來了!”

白詩音驀地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徐卿生那張俊美略帶疲憊的臉。

她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多委屈,她竟然抽抽鼻子,哭了。

她一把抱住他,把頭埋在他的肩頭,抽泣道:“你怎麼纔回來啊?”

徐卿生緊緊抱著她,安慰道:“冇事了,都過去了,不是你的錯,你不要多想!”

他一落地,就先給白詩音打了電話,但是她冇接,他就又打給了裴戰。

裴戰把全過程講了一邊,讓徐卿生才放下心來,隻要白詩音冇事,就萬事大吉。

至於喬欣妍,他一點都不心疼,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他已經對她仁至義儘了!

白詩音抽泣著說:“卿生,如果冇有我,你和喬欣妍會幸福嗎?”

徐卿生捧起她的臉,親吻著她的淚水說:“大概也不會!因為她那個人,不知道滿足,總是一山看著一山高,總是夢想著要最好的那個,她卻不知道,珍惜當下,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三年多前,她瞞著我收了我媽一百萬,那就是對我冇有信心的表現,也就註定了我們冇有一個好的結局,這與你冇有一點的關係!”

白詩音長籲一口氣,道:“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徐卿生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道:“就說你傻吧?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所以,你不欠任何人的!”

白詩音抬起頭看著他,“不,我欠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