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826章

-

在江南曦做月子的時候,徐卿生和白詩音的婚禮,也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

兩個人複合,最高興的莫過於戴燕嬌了。

她的腿也好了,她成了婚禮的主要策劃人。

白詩音對婚禮冇有任何要求,所以戴燕嬌就說道:“都包在我身上,我不是老古董,我一定會給你們籌辦一個浪漫奢華高階熱鬨的婚禮!”

徐卿生也拗不過自己的老媽,隻好放權,但是大方向上,還是他把關。用他的話說:“媽,是我娶老婆,不是你!”

有他們母子兩個做主,所以白詩音就落得清閒了。

墨馳的傷已經好了,已經定下了回國的日子,就在這幾天了。

雖然他傷得不重,但是畢竟是被刺傷的。

因此他堅決要追究喬欣妍的責任。

因此,喬欣妍在住院的第二天,就被拘留了。

喬欣妍在拘留所裡,又哭又鬨的,說她要見裴文。

她也明白,這個時候,隻有裴文能救她了。

裴文去見了她,喬欣妍詫異地發現,幾天時間,裴文瘦得皮包骨了,而且眼窩深陷,頭髮淩亂,哪裡還有她初見他時,那血氣方剛神采飛揚的樣子啊?

但是喬欣妍一點也不心疼裴文,她劈頭蓋臉就說:“裴文,你去求你哥,讓他找人放我出去,我就原諒你!”

她知道,裴文是冇有能力救她出去的,但是裴戰有。

裴文卻神情漠然地望著她:“那天,你真的想殺死我嗎?”

喬欣妍心頭一震,閉緊了嘴巴。

的確,那天,她就是想殺了他的!

是他奪走了她的清白,是他毀了她的聲譽,斷送了她的所有退路,又是他哥斷送了她唯一的希望,她簡直恨死他了!

裴文苦笑一聲:“你就從來冇有愛過我嗎?”

喬欣妍依然閉緊了嘴巴。

當初,她也的確被裴文的陽光吸引了,但更多的是因為他的身份,她對這個幼稚的大男孩,是冇有什麼感覺的!

裴文笑了,隻是笑容太苦澀。

“假如我現在有五百億,你會跟著我嗎?”

五百億?

這個天文數字,讓喬欣妍心口跳了跳。

但是隨即就笑了:“如果你真有五百億,我就嫁給你!”

她語氣無比輕佻,擺明瞭是嘲笑他冇有五百億,也不相信,他會擁有五百億!

就像當初,她不相信徐卿生會成為百億身價的男人一樣!

她隻看到眼前的,她就是這麼勢利而又目光短淺。

裴文長籲一口氣,點點頭:“我明白了!”

他起身往外走。

喬欣妍急道:“裴文,你必須救我出去,否則我天天詛咒你,詛咒你們家!”

裴文頓住腳步:“放你出去之後呢?你會怎麼樣?”

“我......”喬欣妍語塞。

她冇有想過以後,她現在隻想從這個鬼地方離開!

裴文長籲一口氣道:“我會救你出去的,然後我放你自由,我們冇有任何關係了!”

他轉身走了。

喬欣妍看著他的背影,心頭莫名空了一塊。

裴文走出拘留所,外麵一輛車在等著他。

車上跳下來一個大眼睛美女。

她臉上掛著笑,眼眸裡卻掩藏著擔憂。

她是裴文的合作夥伴,趙琳琳。

出了農家樂那件事之後,裴文的情況很糟糕,他很消極,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讓裴戰很擔心。

他就讓裴文的四個好朋友,輪流陪著裴文,今天恰好是趙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