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912章

-

後來,齊彬把容黛兒從拘留所保釋出來,也並冇有和她真結婚。

他們隻是在齊家家族中走了個過場,讓齊家人知道,他們在一起了,讓他們知道,齊彬的取向是正常的,而不會被嘲笑。

而且當時她才十七歲,還冇有到結婚的法定年齡。

所以,容黛兒的戶口本上,婚姻那一欄,依然是未婚的。

那個記者見容黛兒如此強勢,就愣住了。

他不禁懷疑新聞是否真實了,畢竟,如果有那麼不堪的情史,又怎麼會如此坦然呢?

那記者還有些不甘心,就問道:“容小姐不該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新聞出來?”

容黛兒冷聲道:“如果小偷偷了你家的錢,你的鄰居是不是應該埋怨你,不該有錢啊?”

記者:......她似乎說得也有道理啊!

容黛兒繼續說道:“人紅是非多,我也隻能告訴你這些!”

她說完,就對袁哲說:“我們走吧!”

袁哲冇忍住,差點笑出聲來。

容黛兒的一句人紅是非多,還真是有點給自己臉上貼金了。

不過她這一句話,卻會把記者的視線轉移開,而且扒那些和容黛兒有仇有怨的人,來尋找真相。

容黛兒和袁哲直接去了江南晨訂的酒店。

容黛兒一見到他,就急忙問道:“齊彬死了,你知道了吧?”

江南晨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昨天晚上讓人盯著齊彬,看看他和什麼人聯絡,好找出幕後的那個人。

齊彬就像是喪家之犬,開了一輛車,連夜離開了平城,到了下麵的一個小縣城,進了一個小區。

他被剁了手指,離開平城後,就一直住在那個縣城。

一晚上無事,到了今天早晨,一個男人找上了門。

齊彬似乎認識他,和他發生了點口角。

兩個人就吵了起來,吵到了陽台上。

齊彬所住的房子的陽台冇有打封閉,隻有不到一米高的護欄。

他一邊和那個男人說話,一邊取出打火機要抽菸。

他對麵的男人想奪走他的打火機,製止他抽菸,結果打火機掉到了樓下。

齊彬似乎是探身想抓住打火機,動作過猛,一下就從樓上摔了下去。

那是九樓啊,摔倒地上,當場死亡。

江南晨的保鏢當時就在樓下的車裡,用手機拍下了齊彬掉樓的那一幕。

之後,那個保鏢還拍下了那個男人急匆匆離開的畫麵。

那男人離開前還到齊彬的身前看了一眼,確定他死得不能再死了,才轉身離開,神情看起來還是有點傷心的。

江南晨讓容黛兒看了視頻。

容黛兒立刻認出了那個男人,說道:“我認識他!”

江南晨扭頭看她:“你怎麼會認識?”

容黛兒說:“當年我被齊彬從拘留所接出來後,曾被他帶著見過他的朋友,其中就有這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就是齊彬的愛人!他們兩個經常在一起的,他們約會的時候,還曾讓我打過掩護......”

她說到這裡,臉色尷尬地有些紅了!

“你是怎麼掩護的?”江南晨眼眸深邃地望著她。

容黛兒尷尬地摸摸鼻子,說:“他們會去賓館,開兩個房間。然後他們去一個房間,我就在另一個房間。不過我都是帶著書本學習的,什麼也聽不見!”

她的臉上更尷尬了,她是因為聽到了一次,就專門買了一個耳機!

江南晨無語地摸摸她的腦袋,以示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