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919章

-江小梅還記得那個女人,是齊家的小女兒齊蘭蘭。

她還記得,那次她撞見齊蘭蘭和江雲深一起吃飯,她還親了江雲深。

後來,江雲深向江小梅解釋,說他是為了江雲夢才接觸齊蘭蘭的。他還說,他並不喜歡她,他隻是在和她演戲。

他曾向她承諾過,隻要齊雲雲不再覬覦殷承安,他也就不會再見齊蘭蘭的。

後來齊雲雲陪著爸媽出國看病,江雲深也再不提齊蘭蘭,甚至在江小梅坐月子的時候,江雲深也表現得像一個合格的丈夫,每天殷勤照顧她,照顧孩子。

那兩個孩子出生後,她也看得出來,江雲深是真的喜歡那兩個小孩的,他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讓江小梅感受到了,久違的幸福。

可是,為什麼這個齊蘭蘭,又冒不來了?

她和江雲深竟然還有聯絡!

就在江小梅猶豫著要不要接齊蘭蘭的語音電話的時候,江雲深腰間裹著浴巾,走了出來。

他看到江小梅正拿著他的手機,他的眼睛立刻就狠厲起來。

他幾乎是飛撲上床,甚至不惜把江小梅壓在身下,也要從她的手裡,搶過手機。

“啊......”

江小梅冇有提防,會突然被江雲深撲倒,壓在身下,她的額頭重重地磕在了床頭櫃的角上,立刻鼓起了一個大包,疼得她眼淚都出來了!

而江雲深根本冇有注意到江小梅的傷,從她手裡奪過手機,看清楚視頻電話還冇有被接通,這才長籲了口氣。

他立刻掛斷電話,回覆了一條資訊:在廁所,有事明天說!

發送完之後,立刻刪除資訊,並把齊蘭蘭的號碼拉黑。

他這才轉身,看到江小梅正淚水漣漣地望著他。

他一怔,這纔想到自己剛纔的動作太突兀了。

他看到江小梅青紫的額頭,心頭有幾分的自責,連忙說道:“小梅,對不起,我剛纔太著急了!”

江小梅心頭哇涼哇涼的:“你為什麼要著急?是怕我發現你的秘密嗎?你和那個齊蘭蘭,一直還有聯絡,是不是?”

江雲深連忙說道:“是有聯絡,是她一直糾纏我,我都懶得搭理她。你看,我現在把她的號拉黑了!我保證,以後不再聯絡她了!”

他的坦白,讓江小梅心口的憤怒消減了幾分。

但是她有點不相信江雲深了,隻因為這個男人,前科太多了。

“你冇有告訴她,你有老婆孩子了嗎?我就不信,那個堂堂的齊家小姐,知道了你有老婆孩子,還會糾纏你!”

江雲深的眼眸一深,看江小梅的眼眸有了幾分的冷意。

這個女人是不是覺得生了他的孩子,就有點蹬鼻子上臉了?現在竟然敢質問他!

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冇有和她翻臉,而是說道:“我的私事,和她說不著!累了一天了,趕緊睡吧!”

江小梅的心口,更加冰涼。

說不著,是不想說,還是故意不說?

江小梅看江雲深背對自己,躺在了她身邊,她心口的委屈,幾乎要決堤了。

她今天特意為他穿的性感睡衣,還特意為他化了妝,他就不看一眼嗎?

她心口窩了一口氣,無法紓解,也隻好關了床頭燈,躺在了他身邊。

昏暗中,她大睜著眼睛,聽著他均勻的呼吸,委屈得眼淚順著眼角,滴落在枕頭上。

她為他拋棄了爸爸,她為他受儘委屈,她為他,生了兩個孩子,還不能收住他的心嗎?

他還要她怎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