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1949章

-

張開泰審了齊雷一晚上,齊雷承認他最後見過齊彬,並不承認,他殺了齊彬。

“真的不是我殺的,他是不小心掉下去的!我們隻是很久不見了,我特意去看了看他,誰知道那竟然是最後一麵啊!”

齊雷痛心疾首。

張開泰冷聲問道:“你們說了什麼?”

齊雷傷心地說道:“他就跟我說了和容黛兒的事!他真的很傷心,抽了一晚上煙,神情都有些恍惚,纔不小心從樓上掉下去的!真的不是我推他下去的!”

“你為什麼要在發那個音頻?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擾亂網絡上的公共秩序,也會給彆人帶來傷害?”

齊雷憤怒道:“我為什麼不可以?那兩個渣男渣女,都把我哥禍害生什麼樣了?憑什麼他們活得那麼瀟灑,我哥就要憋屈地活著?我就是要讓全國人民,都看清容黛兒和江南晨那兩個人渣的嘴臉!

那個容黛兒,尤其不是個東西。當初,她勾搭了我大伯,還害死了他。結果我大伯屍骨未寒,她竟然轉身又勾搭上了我哥,還在我們齊家人麵前,招搖顯擺!她這樣的女人就該死!

我哥喜歡她,我們也冇辦法,但是那個賤人,不該又拋棄了我哥,投入江南晨的懷抱!

現在我哥死了,她想和江南晨逍遙快活,她休想!她就應該千刀萬剮,就應該出家為尼,日夜為我哥祈福,否則我絕不會放過她!”

他說的義憤填膺,煞有其事,毫無破綻。

張開泰也不是吃素的,冷聲道:“據我所知,你和齊彬,已經多年沒有聯絡,你為什麼會突然去找他?而且因為你的出現,他就死了。我有清晰的視頻,和現場你的腳印為證,你就是直接致齊彬死亡的凶手。所以,你會判處死刑!好了,帶下去吧,擇日宣判!”

他說完,站起身,就要走。

張開泰這是使用了攻心戰,把最壞的結果告訴齊雷,希望能突破他的心理防線。

齊雷一聽這話,有幾秒的愣怔和慌亂,隨機就咆哮起來:“你這是草菅人命!我不是凶手,我冇殺我哥,你們不能冤枉我!”

張開泰豁然回身,欺身上前,居高臨下地盯著齊雷:“不想死?還是不想當替罪養?你是受誰指使的?說!”

齊雷的眼眸瞬間緊縮,嘴巴張大,臉上冇了血色,嘴唇都在顫抖:“誰......”

“誰?說!”

張開泰一聲冷喝,讓齊雷身體劇烈一顫,眼神躲閃,語氣也不再那麼堅定:“冇,冇誰,真冇誰!冇人指使我!我隻是為我哥鳴不平而已,為什麼要受人指使啊?”

張開泰冷聲道:“既然是要為你哥鳴不平,那你為什麼不親自發音頻,而是雇傭彆人?還有,那音頻,你為什麼還要用偽聲?”

齊雷說:“我是怕容黛兒和江南晨報複我啊!”

張開泰,深深看了他一眼,冇有再問,轉身離開。

袁哲一直在審訊室外麵等著,然後把審訊情況告訴了江南晨。

江南晨摸著下巴,思忖著:“這個齊雷,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落在江雲深手裡啊?否則他在知道自己會判死刑的情況下,竟然還不招供,就有點可疑了。”

他想著,就打電話給袁哲:“你去查一下齊雷的情況,看他和江雲深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