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2006章

-

江南晨的一句話,懟得鄭少淮說不出話來。

他看了眼小鳥依人般的容黛兒,冷聲道:“江總的眼光也不怎麼樣啊!”

他分明就是在諷刺江南晨為了容黛兒,差點把江氏集團搭進去的愚蠢行為。

江南晨反諷道:“那是你眼睛有問題!你有權有勢有屁用啊,還不是連個女人都留不住?”

鄭少淮眼眸緊縮,眼底閃爍著火光。

江南曦害怕鄭少淮情緒激動,就連忙說道:“鄭少,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嗎?”

她為了讓鄭少淮保持情緒穩定,每天都給他佈置了一定的任務。比如運動兩小時,聽音樂,修剪花園的花草,她還把修行法訣也教給了他,每天讓他打坐冥想兩小時。

一開始鄭少淮是牴觸的,但是幾天被夜北梟和江南曦強迫執行之後,他的心態倒了沉穩了許多。

隻是麵對夏如初的時候,他還是有時免不了有些急躁。

主要是因為夏如初現在太怕他,每天麵對他都戰戰兢兢,根本就不敢靠近他。

而鄭少淮一直覺得自己很愛夏如初,一直想和她修複關係。夏如初不敢很明確地拒絕他,但是也不答應,也不再和他有任何肢體接觸,不和他有任何親密行為。

這讓鄭少淮很憋屈,也不能接受這樣的關係,還不斷地陷入自我否定中。

所以現在他每天見到夏如初,都是一種折磨,但是他還是要求每天要見到她。

他每天都處在這樣的煎熬中,時常處於爆發的邊緣。在他每次差點要爆發的時候,江南曦就像是辛勤的消防員,及時出現,引導著他,從那種暴虐的情緒中走出來,讓他接受愛情的不完美。

鄭少淮看了眼江南曦,大爺似的坐在她身邊,語氣倒是溫和了幾分:“就差和夜北梟打一架了!”

他現在把和夜北梟打一架,當成了每天的訓練項目,雖然每天都被夜北梟虐得很慘,卻還像是個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每天挑釁夜北梟。

江南曦嘴角抽抽,說:“他也快下班了,你等著他吧!”

這時夏如初走到江南晨和容黛兒麵前,鄭重地鞠躬道歉:“江總,容小姐,對不起,前段時間給你們添麻煩了,我在這裡鄭重向你們道個謙!”

江南晨冇有說話,而是看向容黛兒。

他是無所謂,但是容黛兒卻是受了許多委屈的。所以他現在也算是給了容黛兒一個出氣的機會。

容黛兒卻莞爾一笑,道:“夏小姐不必客氣,阿晨把實情都告訴我了,他能幫到你,我也很開心的!”

江南晨聽了這話,不由勾唇淺笑。這小女人話說得漂亮,也不知道是誰,當初哭得要死要活的!

夏如初看著他們,不禁有點羨慕。為什麼他們就可以十幾年相愛如初,而她和鄭少淮現在卻再也回不到從前。

鄭少淮看著夏如初,心口很不是滋味。他有些憤慨,為什麼她要放棄他?如果她能如容黛兒愛江南晨一樣,堅定不移地愛他,他也不會發病,他們也不會走到現在這般的境地。

為什麼,他總是遭到背叛?

鄭少淮驀地想到了什麼,瞬間渾身暴戾的氣勢破體而出,眼底瞬間猩紅起來。

江南曦驀地轉頭,伸手抓住了鄭少淮的手腕,柔聲道:“深呼吸,慢慢吐氣!今天晚飯,我們吃你最喜歡的菠蘿飯,你還想在裡麵放什麼?青豆還是你喜歡的火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