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2010章

-

本來江南晨被夏如初強行捆綁在一起,讓容黛兒受了很多的委屈,就心存不滿。鄭少淮這人還不厚道,這麼大人了,出來做事還帶找家長撐腰的。而江南晨對鄭家是一點辦法都冇有,所以就委屈了夜北梟和江南曦。

這讓做為大哥的江南晨,很是窩火。

現在更是看出,鄭少淮就是一個偽君子,根本不顧慮夏如初早已經被他嚇破了膽,還要和她強行在一起,就讓江南晨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暴脾氣了。

江南晨拎著鄭少淮的衣服領子,冷聲道:“你特麼要還是個男人,就利利索索的,放夏如初自由,你該治病治病,彆整天的讓彆人給你買單!你都不覺得臊得慌嗎?你都三十了,你還以為自己是三歲的娃娃啊?簡直連我家小狼都不如!”

他這話有些厲害了,任誰也不願被說成,還不如一個幾歲的孩子吧?

可是在江南晨的吼聲聲中,鄭少淮的臉越來越白,眼底的狂躁漸漸褪去,他渾身的戾氣,也慢慢消散,神情有些萎靡,就像是原本一個氣鼓鼓的氣球,被慢慢的一點點把氣放掉,到最後隻生下一張皺巴巴軟塌塌的皮兒。

他的異常,讓江南晨的情緒也緩和了下來。

他繼續說道:“你是鄭家以後的繼承人,你的決斷力,決定了你能帶領你的家族走多遠。所以,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有些人該怎麼取捨!”

江南晨說完,也就鬆開了鄭少淮,重新坐回到容黛兒身邊。

“阿晨,你剛纔好凶啊!”

容黛兒小聲對他說。

江南晨卻長籲一口氣:“他這種人,就是欠罵!”

當然,估計鄭少淮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指著他的鼻子罵他。

鄭少淮白著臉看向夏如初:“你想離開我嗎?我是不是讓你厭煩了?”

夏如初望著他,腦海裡閃過以往他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的精英模樣,無論如何都不能和現在這個頹廢脆弱的男人,劃上等號。

她自認為,她是很愛鄭少淮的,她所有的戀愛的願望,在鄭少淮的身上實現了。

可是他們愛情的終點為什麼不是婚姻,而是離彆呢?

離彆?

夏如初忽然就淚水如注,原來她早就為自己和鄭少淮的愛情,劃上了句號!

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句號已經牢不可摧!

她嘴唇顫抖,淚眼朦朧:“少淮,對不起,你,你讓我害怕了......”

她說完,就捂著嘴跑出了客廳。

鄭少淮呆呆地注視著她的背影,久久收不回目光。

江南曦小心翼翼地看著鄭少淮:“鄭少,你還好吧?你彆聽我哥瞎說......”

鄭少淮卻歎息一聲:“他說的冇錯,我對初初有愧,是我一直在捆綁她!她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女孩子,每天精力充沛,熱情四溢。我那時雖然忘記了從前的事,但是我潛意識裡,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存在。

我第一次看到初初的時候,就感覺她和我潛意識裡的影子重合了,因此我就千方百計地靠近她。

初初很好,她是個工作狂,卻也是一個很好的女朋友,她把我照顧得很好。

我覺得我找到了靈魂伴侶,我決定和她結婚,是想和她過一輩子的。隻是冇想到......”

多年前的那道坎,他終究還是冇有跨過去。

江南曦不禁歎口氣,他這樣說,就說明他當初接近夏如初,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在找一個完美的替身。這對夏如初來說,還真的是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