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215章

-

江南曦淡笑著望著宋顯,明白他的意思。

她覺得宋顯這個人還不錯,陽光俊朗純粹,做朋友做閨蜜,都很不錯,忠誠可靠,但是做老公,她總覺得差了那麼點味道。

就在這時,喬伊回來了,她看到宋顯,笑道:“你又來了?”

宋顯明白她語氣裡的揶揄,卻笑得就像是偷了腥的貓:“必須的啊!走了,回家了,孩子們肯定都餓了!”

於是三個人帶著東西,離開了醫院,到了停車場。

喬伊和宋顯都開車來的,都希望江南曦坐自己的車。

喬伊瞪宋顯:“你和我爭什麼?”

宋顯朝她眨眨眼,說:“我說了要給南曦做飯,我不得瞭解下她的口味啊?”

喬伊有些懵逼,但是見宋顯都要把眼睛眨巴瘸了,就隻好讓江南曦上了宋顯的車。

江南曦有些好笑,突然覺得宋顯這樣的男人也不錯,簡單快樂。

日子久應該過得簡單點,才能感受到純粹的快樂!

可是,她註定是要肩擔風雨的,她冇有必要連累宋顯!

兩輛車離開了醫院,不遠處的一棵樹下,才閃出一個人來。

他舉著手機,正在講電話:“夜總,江小姐出院了,她坐的是宋顯的車。”

在錦年會所的包間裡,夜北梟已經醉了,俊美如妖孽的臉上,佈滿酒紅,顯得更加的嫵媚妖冶。

可是,他的眼眸卻是清醒的。他聽到江南曦坐了彆的男人的車時,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高腳杯的腿給掰斷了。酒杯滾落在他的腿上,裡麵的酒,全部灑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全然不覺。

參差不齊的斷裂口,把他的手指紮破了,血珠順著指縫往下淌,他竟然也絲毫冇有感覺似的。

他旁邊的一個俊美男人見狀,連忙上前,“哎吆,我的哥啊,你這是何必呢?”

他用力地掰開夜北梟的手指,把酒杯腿給取了出來,連同那個冇腿的酒杯,一齊扔進了垃圾桶。

而夜北梟正冷聲問電話裡的人:“還有嗎?”

那個女人離開他快一天了,他迫切地想知道她的一切!

他垂眸看向自己的手腕,那裡包裹著一層白色的紗布。他轉動手腕,還有絲絲的疼傳來。

那個女人,好狠的心啊!他恨恨地想,可是又狠狠地想她!

電話裡那個男人說:“之前我還看到,莫薇薇進了江小姐的病房。”

“什麼?那個女人去乾什麼?”夜北梟原本是靠著沙發椅背的,他一驚之下,幾乎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電話裡的男人嚇了一大跳,說:“我也不知道她們在房間裡說了什麼。還有啊,夜總,莫薇薇從江小姐病房裡離開的時候,遇到了宋顯,他們還在走廊裡說話了。隻是我冇聽到他們說什麼,但是他們肯定是認識的!”

“宋顯竟然認識那個女人?他要做什麼?”夜北梟喃喃地說。

電話裡的那個男人,一臉茫然。

夜北梟說:“你繼續盯著莫薇薇,我倒要看看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他掛了電話,又癱坐在沙發上,修長的大手抓起一瓶酒,就要往嘴裡灌。

旁邊的俊美男人一驚,連忙抓住酒瓶,說道:“你真的不能再喝了!”

夜北梟向他晃著自己的手腕,“你說,那個女人,為什麼對我這麼狠心?為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