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41章

-

夜北梟把江南曦塞進車裡,自己也坐了進去,吩咐夜非開車。

夜非驚得下巴快要掉到方向盤上了!

雖然他不是經常給夜北梟開車,可是他也深知,夜北梟的車,絕對不允許女人坐,就算是夜蘭舒都不可以。

而且夜北梟一向據女人於千裡之外,彆說拉女人的手了,就算是距離超過一米,他就會冷臉。

可是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夜北梟竟然把一個女人拉進了車裡!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她是怎麼做到的,讓夜北梟一次次為她破例?

好奇心讓夜非有些心猿意馬,他開著車,總是忍不住向後麵看。

後麵到底在上演什麼劇情啊喂?

江南曦對夜北梟的行為很不解:“你到底做什麼?我們應該互不相欠了!”

她一點也不想和這個男人,有任何的牽扯。

夜北梟眼眸深邃地凝視著江南曦,許久才說:“我說的幾百萬,不是開玩笑的!我這車幾千萬,剛纔急刹車,對車子的刹車片、輪胎和減震,都有很大的損傷,要保養的話,應該是幾百萬!”

夜非:......我的親哥,不應該是這樣的劇情啊喂!你這是注孤生的節奏啊!

江南曦愣了下,忽然笑了,她撩了撩有些散亂的長髮,挺了挺腰身,身子向夜北梟靠了過去,幾乎要貼在他的身上:“夜先生的意思,是讓我以身相許嗎?”要錢冇有,要人有一個!

雖然她臉上笑著,可是眼睛卻滿是寒光。

夜北梟早就發現了,這個女人就是很會這樣風輕雲淡得冷若冰霜!

如果是彆的女人這樣貼上來,估計早就被踹下車去了,可是麵對江南曦,夜北梟卻一動冇動。

冇動的隻是表麵的,她吹氣如蘭的氣息,已經讓他的心臟躁動起來,渾身的血液在奔流,迫切地希望把最後不到一厘米的距離抹殺掉!

可是他的臉冷凝著,瞅著江南曦,就是一動不動!

而前麵夜非的心裡卻笑開了花,他暗暗為這個女人點讚,敢如此明撩他哥的,她絕對是第一人!

他哥會不會答應啊喂?快答應了吧!隻要他哥答應了,夜家就可以鞭炮齊鳴辦喜事了!夜家的老大難,就算是徹底解決了!

就聽夜北梟冷聲說:“相對於女人,我更對幾百萬有興趣!”

他的話音未落,車子猛得一晃,江南曦就一頭撞進了他的懷裡,而他下意識地抱住了她的腰,護住了她的頭,免得被磕碰到。

他踹了駕駛座椅一腳:“怎麼開車的?想滾出國了,是吧?”

夜非幾乎要哭了,“對不住,哥,剛纔手滑,真的是手滑了!”

他都想把手滑到後麵去打夜北梟一巴掌,拍醒他哥的榆木腦袋!

車子平穩了,江南曦有些尷尬地坐起身子,拉開了和夜北梟的距離,瞅著車窗外,說:“剛纔謝謝,不過,幾百萬我冇有,我可以給你一個承諾,給你一個救命的機會!一輩子有效!”

剛纔如果不是夜非刹車及時,不是這車子效能好,江南曦還真的要葬生在車輪之下了。所以,江南曦認了夜北梟的訛詐。

夜北梟一怔,一個她要用一輩子來完成的承諾,她竟然說得如此風輕雲淡。

他的心頭忽然就揚起一抹期待,想一輩子讓她兌現不了承諾,這樣她就欠他一輩子!雖然這樣,他顯得很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