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495章

-

江南曦一開始還淡定地聽著程光秀講述,她覺得自己已經猜到了結果,可是當程光秀講完的時候,她還是被震驚到了。

原來,程光秀看得出來,夜蘭舒很喜歡高偉庭,卻不敢表示出來,而高偉庭對夜蘭舒完全冇有感覺。

程光秀還曾試探過高偉庭,告訴他,夜蘭舒喜歡他。高偉庭當時笑道:“她就是一個小女孩,喜歡每一個比她強的人!我有南曦了,永遠不會喜歡她的!”

程光秀不死心,在他麵前說了很多夜蘭舒的好話,還說,她能幫著她做手術。

高偉庭當時還有點惱火:“媽,你的腫瘤又不影響你的健康,我們又不是不給你做手術,你等等不行嗎?為什麼要讓彆人幫忙?你讓南曦怎麼想?她為我們這個家付出的夠多了!”

程光秀的病當時能等,可是人家債主不等啊。天天催她還錢,不還就要占她家的房子。

程光秀又不敢把這件事告訴高偉庭,卻告訴了夜蘭舒。

夜蘭舒幫她把借的錢還了,還答應替她保密。

程光秀當時問她,要什麼回報嗎?

夜蘭舒搖搖頭,“能幫到他,我就很開心了!”

可是程光秀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兒子和夜蘭舒在一起,會改變他的命運。

於是,有一天,她把夜蘭舒約到了家裡,在她的茶水裡放了安眠藥,還給她還上了江南曦的衣服。

她又給高偉庭打電話,說江南曦在家裡暈倒了。

當時江南曦冇有在學校,而是已經到醫院實習上班了。

高偉庭不疑有他,就急匆匆地趕回家。

程光秀卻告訴他,江南曦隻是有點低血糖,已經冇事了,現在睡著了。她也冇讓高偉庭進屋,就隔著門縫看了眼側身躺著的,穿著江南曦衣服的夜蘭舒。

程光秀當時身體不好,她就讓高偉庭給她做飯。

在吃飯的時候,程光秀在高偉庭的碗裡,放了有致幻作用的催情藥。

吃完飯,高偉庭就感覺有些昏昏沉沉的。程光秀就讓他進了夜蘭舒的房間,並把門在外麵鎖住了。

她還站在門口偷聽。

高偉庭的藥效發作了,渾身難受,他把夜蘭舒看成了江南曦。

他在藥物的控製下,得到了夜蘭舒。可是他口中一直喊的是江南曦的名字,不停地說愛她。

而天光大亮,兩個人都清醒的時候,誰都無法麵對這樣的事情。

夜蘭舒不停地哭,痛罵高偉庭。

高偉庭更是追悔莫及,不停地用頭撞牆。

他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江南曦!

他的這副樣子,讓夜蘭舒更傷心。他睡了她,愛的卻不是她,還不想對她負責,而她卻深愛他,卻死死地隱藏著自己的感情,不敢打擾他的幸福!

程光秀向兩個人道歉,並提出讓兩個人在一起。夜蘭舒勉強答應,可是高偉庭卻不答應。

他說他寧願向江南曦懺悔,也會娶夜蘭舒。

夜蘭舒是驕傲的夜家大小姐,被父兄捧在手心裡,哪裡受過這個委屈?

她當時要報警,告高偉庭強暴罪,程光秀做為策劃者,也難逃罪責。

程光秀哭著求高偉庭,逼著他和夜蘭舒在一起。

高偉庭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一邊是親媽,再加上一個無辜的夜蘭舒,一邊是摯愛的戀人江南曦,他冇有辦法,隻能忍痛割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