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560章

-

江南曦抬起頭,望著他,心頭有些發緊。

她能夠感受到此刻他內心的痛楚和絕望,也心疼他此刻的心情,這也讓她痛苦糾纏。

她啞聲說:“阿梟,也許我們,真的,不合適......”

“不,不許你說傻話!誰也阻止不了,我和你在一起!”

夜北梟決絕地抱著她,完全不顧她的意願,低頭親吻她。

他真的害怕,她轉身而去,不再要他!

他十幾歲,媽媽撒手人寰,帶走了他最後的溫暖。他無良的爹,不等他成年,就不停地給他塞女人,想通過女人來控製他,全然不知道,他的內心荒蕪到了何種程度。

如果不是遇到江南曦,也是他就是孤獨終老的命。

但是,既然她是他的救贖,他就不允許她再離開!

“不要離開我,以後我寸步不離你,絕不讓他們再傷害你!南曦,答應我!”

他顫聲懇求!

旁邊的夜非看不下去了,歎息一聲,默默地走了出去。

他是夜氏一族旁支的孩子,從小,夜北梟就是他們學習的榜樣。可是知道了他的經曆,他對這位大哥,就隻有同情。

不在其位,不承其重,不知其苦!

夜北梟的懇求,差點讓江南曦淚目。這麼大的一個男人,在外麵叱詫風雲,被人尊為夜神,可是此刻,卻是這樣脆弱到不堪一擊。

江南曦的心一陣揪痛,隻為夜北梟。

她輕輕的環住他的腰,歎息一聲,說:“可是,如果我不退出,你的家就永遠無法安寧!”

“安寧?”夜北梟冷笑一聲,“自從我媽媽死後,安寧就從來不屬於那個家了。表麵的榮華和光環,也隻是為了掩蓋暗地裡的腐靡和惡臭!媽媽死後,那個家就再也不屬於我!”

他垂眸,眼眸憐惜地望著江南曦,指腹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隻是,讓你受苦了,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絕對不會允許你離開我,想都不要想!”

他說著,把他的大手心,貼在了她的胸口,似乎是想讓他掌心的溫度,來溫暖她冰涼的心口。

江南曦無比窩心!

她覺得自己遇到夜北梟就是栽定了,就再也逃不開他的手掌心了。

女人這一輩子,不就是要找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男人嗎?

當初哥哥設那個局,估計也是看中了夜北梟的執著專一,才放心大膽地引她入局!

況且,他們的孩子都在積極地想辦法應對,她這個做媽媽的,也不能太軟弱了。

誰的生命中,還不得經曆點風雨呢?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她還就不相信了,他們兩個鬥不過那兩隻老妖精!

想到這些,她歎口氣,嘴角揚起一抹笑容,說道:“好了,你不要那麼激動,我不離開你就是了。現在我們應該先去找到劉組長,人家畢竟是無辜的。”

夜北梟喜形於色,在她的額頭上,響亮地親了一下,說:“嗯,聽你的。然後,我們再去找那個邪惡的老頭算賬!”

邪惡的老頭?他是在說他親爹?

江南曦冇忍住,被他這個形象的比喻逗笑了。

這時,江南曦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一看,正是劉組長打來的。

她連忙接了,問道:“劉醫生,你還好吧?”

劉醫生愧疚地說:“江醫生,對不住啊,之前我也是被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