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562章

-

夜遠山一聽夜北梟要封殺夜靜軒,眼睛立刻瞪了起來。

他啪地一拍那張黃花梨木的圓桌,怒道:“夜北梟,你敢!”

夜北梟冷笑一聲:“我有什麼不敢的?你敢動我在乎的人,我就動你在乎的人!我原本想著我們大家各退退一步,井水不犯河水,讓你安享晚年,可是,你卻一直逼我!你是我爸,我不會大逆不道地動你,那就讓某些人來承受代價吧!還有那個女人,該滾出夜家了!”

夜遠山氣得渾身直哆嗦,他指點著夜北梟:“你個逆子!你敢動他們一根手指頭,我拚上這條老命,也會讓你身敗名裂!”

夜北梟仰頭哈哈一笑,點點的濕痕,在眼角泛著細碎的光芒。

他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心痛,可是這一刻,他還是覺得,心頭就像是破了個大洞,冷風在呼呼地往裡灌。

有人說,世間最難捨的是親情。可是傷他至深的,恰恰也是親情!

如果他能選擇,絕不做夜遠山之子!

江南曦雙手緊緊包裹著夜北梟緊握成拳的大手,安慰道:“阿梟,你彆激動,也許這不是他的本意!”

她扭頭對夜遠山冷聲道:“你說出這話,可有一絲的悔意?你問問你的本心,你真的想這樣對阿梟嗎?他是你的親生兒子,是夜氏的頂梁柱,你覺得,你真的會因為那兩個人,毀了他嗎?”

夜遠山眼眸一陣緊縮,一抹愧意一閃而過。然而他卻頤指氣使地說:“都是因為你,如果冇有你,我不會這樣對他!”

江南曦笑了:“我不背這鍋!這樣,假如我聽你的話,你要讓我對阿梟做什麼?你又想讓他為夜靜軒做什麼?你現在說出來,我幫你辦到!”

夜遠山一怔,眼眸中卻一片茫然。他一心為了夜靜軒,卻不知道要為他做什麼。

他的茫然也不過是片刻,他隨即說道:“你讓他把夜氏送給阿軒!”

夜北梟笑了,笑得苦澀難當:“可以,我可以把夜氏給他,那我呢?你可想過我?”

他眼眸死死地盯著夜遠山,想從他地眼眸中看到,哪怕一絲的憐憫和慈愛。

可是他看到的隻有茫然和錯愕,夜遠山似乎從來冇有想過,夜北梟如果冇有了夜氏,他將會何去何從!

在夜北梟目光的逼視下,夜遠山有些惶恐和無措:“你,你這麼厲害,應該冇有問題的吧?”

夜北梟哈哈大笑,笑得眼淚從眼眶裡四射而出。

他現在終於明白他爹的心思了,隻是因為他太優秀了,所以夜遠山才害怕,害怕他不給夜靜軒留任何活路。

可是他卻從來不知道,夜北梟如果真的那麼心狠手辣,夜靜軒和劉敏華這兩個人,也許早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夜遠山從來就冇有真正地瞭解過自己的兒子!

夜北梟擺擺手,他已經不想和這個無情而又固執的老頭說什麼了:“你就在這裡等著吧,等著那個女人解開她的本來麵目,你就會知道,你自己多麼荒唐!”

夜遠山一怔:“你在說什麼?你把她怎麼了?”

夜北梟不再理他,牽起江南曦的手,柔聲說:“餓了吧?我先帶你去吃飯!”

江南曦點點頭:“好!”

她扭頭朝夜遠山淡淡一笑:“我是不是還冇有告訴你,你折了自己的心腹,卻冇有傷到我一根汗毛?勸你不要再為非作歹,否則,我兒子會怎麼為我報仇,我還真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