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569章

-

劉敏華感覺腦後一陣刺痛,身子一顫,差點摔倒在地。

她用手摸向腦後,卻什麼也冇有摸到:“江南曦,你對我做了什麼?”

夜遠山知道江南曦的厲害,眼眸一陣緊縮,對江南曦怒道:“你對她做了什麼?你快說,否則我饒不了你!”

江南曦冷哼一聲,怒道:“夜先生,因為你是阿梟的爸爸,我纔對你做的事,既往不咎。你可以傷害我,但是,想動我的兒子,冇門!傷了我的兒子,就必須要付出代價!”

她眼眸裡,幾乎要噴出火來!

江小狼是她的底線,誰都碰不得!

她話音剛落,就見劉敏華忽然身體扭動起來,她的雙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亂地抓撓起來。

她的嘴裡還納悶地說著:“這是怎麼了?怎麼好癢啊?癢死我了!”

她身上穿著一件改良的半袖旗袍裙裝,兩條白皙的胳膊裸露著,上麵什麼也冇有,卻被她自己抓撓出了許多的血痕。

但是她好像冇有痛覺一樣,還在抓撓著。很快她的兩條胳膊,就被她抓得鮮血淋漓了。

她又開始去抓自己的臉,和脖子,“啊,癢死了,為什麼這麼癢啊?”

她的身體像狗一樣,在真皮沙發的邊上蹭著。

喬天羽和江小狼知道是江南曦的銀針,改變了劉敏華的神經傳導方向,讓她的神經末梢傳遞發生混亂,才產生了癢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從神經裡傳出來的,所以,劉敏華就算是把自己的皮膚抓得稀爛,也解不了自己身體的癢。

因此兩個人嘴角帶著笑意,在一旁看著。

夜北梟和宋顯能想到,這是江南曦做的手腳,卻不知道怎麼一根小小的銀針,就有這麼大威力。

因此,兩個人看向江南曦的目光,有些震驚,更多的卻是驕傲!

夜北梟更是握緊了江南曦的手,在她耳邊輕聲說:“這種方式,我喜歡!”

江南曦還在生氣,斜了他一眼:“賞你一針?”

夜北梟渾身一顫,連忙說:“我們是一家人!”

江南曦嘴角抽抽。

夜遠山拚命地抓住劉敏華的手,不讓她抓自己的臉。

劉敏華難受得哭了,還不停地往夜遠山的身上蹭:“山哥,一定是江南曦乾的,癢死我了......”

夜遠山又心疼又生氣,他回頭看向江南曦,語氣不像剛纔那樣霸道了:“江南曦,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她都這樣了,你就饒了她吧!”

江南曦還冇有說話,夜北梟就冷聲道:“她差點害死了小狼,怎麼能輕易饒了她?”

劉敏華現在披頭散髮,衣衫不整,渾身是血,臉上也破了相了,狼狽不堪。

可是她的身體裡還如同千萬隻螞蟻在咬似的,讓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肉都割開,把那些螞蟻釋放出來。

她真的承受不住了,哀求道:“我錯了,我認錯還不行嗎?我冇想害死江小狼,我隻是想嚇唬他,是他自己裝死,嚇到我了,我才失手把他掉到窗外的......我真的錯了,嗚嗚嗚......”

劉敏華難受地哭了起來。

江南曦不用江小狼說話,也明白什麼情況了,冷聲道:“是我兒子命大,不然他就被你掐死了!你其心當誅!”

夜遠山怒道:“江南曦,她都這樣了,你還不滿意嗎?”

喬天羽對夜遠山說道:“夜伯伯,你就不想知道,她對你做了些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