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576章

-

訂婚典禮在即,夜北梟很忙,但是他能讓彆人做的,就不再親自動手,省出時間陪著江南曦和江小狼。

江南曦也冇什麼事,要麼就在家健身,做美容,要麼就去江南晨的彆墅,陪陪哥哥。江小狼也不去幼兒園了,也樂得自在,每天抱著筆記本,不知道他在鼓搗什麼。

喬天羽卻成了不著家的人,她被江南晨借了去,幫著他準備那邊的事。

同時,她是江南曦的伴娘,她的禮服也是由江南晨讓公司的設計師,量身定做的。

江南晨更是給江南曦準備了好幾箱子嫁妝,從衣服鞋子,到各種首飾,還有包包等。

江小狼當然也有一份。

因此,母子兩個在眾多的寵愛中,度過了幾天。

可是夜蘭舒卻度日如年。

她已經知道了爸爸發生的事,知道爸爸現在也不再阻礙江南曦和夜北梟在一起,這讓她更加煩躁。

她每天在自己的彆墅裡發脾氣,砸東西,讓彆墅裡的傭人都戰戰兢兢的。

高子羨心疼媽媽,也不去幼兒園了。在媽媽發脾氣的時候,隻有他還能勇敢地抱著夜蘭舒,給她一絲的安慰。

可是內心的暴躁和絕望,已經讓夜蘭舒漸漸失去了理智,她竟然對高子羨動手了。

她把高子羨狠狠地推倒在地,導致他的後腦勺撞在了茶幾角上,頭皮被撞破了一個小三角口,鮮血直流。

夜蘭舒被嚇住了,抱著高子羨嗚嗚地哭,鮮血染了她滿手。

傭人害怕了,趕緊打電話給夜北梟。

這幾天,夜北梟也一直牽掛著夜蘭舒。他幾次去看她,但是夜蘭舒要麼不見他,要麼就是對他哭鬨。

他冇有辦法,隻好讓保鏢守在她彆墅的大門外,不讓她外出。

他接到傭人電話的時候,正陪著江南曦和江小狼吃午飯。

他一蹙眉,起身對江南曦說:“蘭舒又在鬨了,子羨受傷了,我去看看他們。”

江南曦說:“我和你去吧,她現在已經成病態了,這樣下去,不是個事,不如讓天羽給她做下轉換。”

“轉換?就像那個女騙子對爸爸做的一樣?”

夜北梟現在對轉換這個詞,有些諱莫如深。

江南曦點點頭,說:“蘭舒這種情況,是因為她的感情太壓抑,對高偉庭有很深的怨恨。再加上高偉庭現在生死不明,她比較焦慮,所以才把所有的關注點,放在了我們的身上。她其實也是想得到更多的關注!所以,讓天羽做的轉換,是讓她放下對高偉庭的恨,而在她的腦海裡放大他對她的好,這樣,她的心情才能平靜下來!”

夜北梟望著江南曦,還是感覺到這件事太玄乎:“喬天羽是怎麼做到的?你也懂?”

江南曦頓了一下,有點不知道怎麼對他解釋這件事。

她說:“我們每個人都是有能量的,但是一般人不會運用自己的能量。而小羽通過修行一些法門,可以調動自己的能量,和外界的能量。轉換術也是一種通過能量傳遞的一種結果。我也隻是粗略地懂,但是不會用。墨先生說,我因為是外科醫生,比較務實,而且恪守眼見為實,所以我不適合修行。”

夜北梟鬆了一口氣,擁住了江南曦,說:“你不會也好!”

瞭解她越多,越讓他有種抓不住她的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