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619章

-

夜北梟腦海裡的痛,就像是海水退潮般消散。他微微有些訝異,眼眸微眯地看向身邊的女人。

女人無辜地向他撇撇嘴,語氣有些幽怨:“我在國外的時候,就聽說,你現在變得冷漠無情。我還以為,你是對彆人,會對我與眾不同......”

夜北梟驀地有些愧疚,淡漠說道:“你自然是不同的。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女人笑了起來,嬌小的臉上,洋溢氣清純的笑容:“梟,我就知道,你對我的感覺,不會變的!”

她說著,親昵地挽住了夜北梟的胳膊。

兩個人身體接觸的霎那,夜北梟的指尖抖了下,心頭還是有些排斥,他卻冇有推開她。

夜非連忙掛斷了電話,顛顛地跑過來,笑道:“哥,你不介紹下這位美麗的女士嗎?”

夜北梟淡淡地瞥他一眼,說:“樓心悅,夜非,我堂弟!”

夜非對這個樓心悅很好奇,連忙狗腿地伸出雙手,去握她的手:“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瑞安小姐吧?我剛纔看到新聞,還想呢,這麼漂亮而又厲害的女孩子,我如果能見到,真是三生有幸了。冇想到啊,竟然見到了!”

他這麼熱情狗腿,更何況他還是夜北梟的堂弟,樓心悅當然不能得罪,更不能在他麵前擺架子。

她隻好鬆開夜北梟的胳膊,輕輕的和夜非握了下手。

夜非卻握著樓心悅的手不撒手了,嘴上驚歎道:“哎呀,樓小姐的手,這才叫藝術家的手呢,小巧玲瓏,柔軟細膩,白皙若玉,好像是上好的瓷器。哥,你看看,是不是這樣啊?”

他抓著樓心悅的手,遞給夜北梟看。

夜北梟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樓心悅鬆開自己的那一刻,心頭有些莫名的輕鬆。

他淡淡撇了眼樓心悅的手,輕點了下頭。

樓心悅的手勢挺好看的,但遠冇有夜非形容的那樣好。

樓心悅在夜非抓著不放的那一刻,心頭是有些惱怒的。但是夜北梟看向她的手的時候,她卻是嬌羞的。

她嬌小的臉上,染上一抹羞紅,很有幾分的可愛。

她柔柔弱弱地一笑:“女孩子的手,當然要嬌貴一些,我每天用手膜......”

然而她還冇說完,夜非卻放下她的手,恭敬地問道:“樓小姐,你的行李呢?我幫你放到車上!”

樓心悅的臉色一僵,但是看夜非很恭敬,隻好說:“你不用操心我的行李,我的助理會安排好的!”

“這樣啊,那樓小姐就請上車吧。今天太陽大,紫外線比較強,如果曬傷你這麼嬌嫩的肌膚,就是我哥的罪過了!”

夜非說著話,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而他的身子完美地插在樓心悅和夜北梟之間。

樓心悅現在看出夜非的意圖了,柔美的眼眸裡閃過一抹冷光。

她卻嬌羞一笑:“謝謝!”

她就隨著夜非上車,夜北梟走在兩個人的身後。

夜非打開車後門,殷勤地讓樓心悅上了車。他利索地關上車門,同時,打開了副駕駛位的車門,訕笑著對夜北梟說:“哥,上車!”

夜北梟凝眸看了他一眼,抬起大長腿,上了副駕駛座。

夜非關上車門的那一刻,長籲一口氣,抹抹頭上的汗,然後抬頭張望了一下,衝著一個高高在上的攝像頭,呲牙一笑。

他心說,小祖宗,我應該是不辱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