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652章

-

喬天羽接著說:“因為冇有人相信姐夫,所以那個創傷,就像是一個毒瘤,總是存在姐夫的體內,時不時地提醒他,刺痛他,讓他必須以百倍的警惕,提醒自己,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

所以,女人成為他恐怖的東西。我想,姐姐六年前,陰差陽錯地和姐夫,共度了一晚,給他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打破了他的自我保護圈,同時把某種資訊,留在了姐夫的腦海裡,讓他看到了光和救贖。所以,姐夫纔對姐姐念念不忘。如果冇有六年前的那一夜,恐怕姐夫真的要孤獨終老了!”

江南曦恍然明白,為什麼夜北梟一見到她,就死追爛打,就是因為,她在他的生命裡,留下了她的資訊,深植在他的心上。他自己也許不是很明白,但是他遵循著本心,追逐著她。

所以,在他確定,她就是六年前的那個人時,他纔是那樣的欣喜若狂,才纔會那樣地珍惜她。

江南曦現在才深刻地明白,訂婚前他對她說的話,他說他有老婆了,是比天塌了,還要大的事!

就是因為,她是他的希望啊!

原來他是這樣地依賴著她!

江南曦的心揉成了一團,簡直要疼死了。

她淚水濛濛,抽泣不已。

她抹抹眼淚說:“我應該明白了,訂婚典禮那天,阿梟應該是接到了樓心悅的電話。她很可能手中有證據,威脅阿梟不得不去見她,否則她就會把那些證據,公佈於衆,或者送給我。

阿梟不想讓我知道那件事,所以就一個人去見她了,卻著了樓心悅的道!”

夜北梟,你真是太傻了,我江南曦在你心裡,就是那麼一個冇有辨彆能力的人嗎?你就不能相信我一點?我既然要嫁給你,還有什麼是我不能承受的?

喬天羽聽了江南曦的話,點點頭說:“我猜測也是這樣的。”

夜蘭舒問道:“你剛纔說的,造夢,是怎麼回事?”

喬伊聽得津津有味,她說道:“你快說說,我也很想知道。”

喬天羽說:“那是心理學上的一個方法,也是一個形象的比喻。當年那件事,讓姐夫很痛苦。他之所以急著結婚,大概也是想讓自己幸福,忘記那個創傷。

樓心悅就是利用這一點,在給姐夫催眠的時候,給了他許多的虛假資訊,改變了他的記憶。比如說,我很痛恨一個人,樓心悅在催眠我的時候,就會在我的潛意識裡,告訴我,那個人,不是我想的那樣,他是愛我的,從而讓我相信,是我誤會了那個人,從此就不再恨他了......”

夜蘭舒和喬伊目瞪口呆:“這麼神奇嗎?”

喬天羽點點頭:“這是很粗淺的方法,但是樓心悅的手法要高級邪門很多。她不但讓姐夫接受了過去,還選擇忘了姐姐,並讓姐夫在潛意識裡,留下了保護機製。隻要他一想起姐姐,就會頭疼,就會不舒服。

而人總是趨利避害的,樓心悅能讓他的痛苦減輕,所以他纔會願意和她呆在一起。而姐姐讓他難受,所以,他對姐姐,就會很惡劣,甚至逃離!”

“原來這樣啊!可是,我哥要怎麼辦啊?難道他要一直和那個樓心悅在一起嗎?我相信當年哥哥肯定是冤枉的,樓心悅肯定是故意害哥哥的。她讓我哥痛苦了這麼多年,我討厭她!”

夜蘭舒憂心忡忡,而又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