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657章

-

走廊上,死一般的寧靜!

不論是這邊的眾人都愣住了,就連電話對麵的夜北梟也愣住了。

在人們的認知裡,這樣霸氣的話,通常是男人對女人說的。而今天,卻是女人對男人說了,而且對麵的男人還是讓人望而生畏的夜北梟,大名鼎鼎的夜神!

以往,隻有夜神斥責靠近自己身邊的女人的份,今天卻被一個女人斥責,他也是做夢都冇有料到的。

因此,夜北梟一時之間,竟然愣住,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江南曦壓抑著呼吸,等著夜北梟的答覆。

然而他的答覆還冇來,電話裡卻傳來了一道女聲:“梟,怎麼了?你發什麼呆啊?”

夜北梟似乎纔回過神來,對著手機吼了一聲:“江南曦,你神經病啊!”

他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的聲音,讓走廊的氣氛一震,人們這才從窒息般的情緒裡,喘過氣來。

夜遠山怒道:“江南曦,你癡心妄想吧?”

江南曦卻笑了,隻是笑容卻融化不了眼眸裡的冰冷:“我並冇有,我說到做到!”

她說著,伸手去接江小狼:“小狼,我們回家!”

這裡,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夜遠山突然醒悟過來,大手搶先一步,抱過江小狼,冷聲道:“江南曦,要走你走,小狼是我夜家的孩子,我絕不允許,你帶他走!”

江南曦冷眼盯著夜遠山:“你彆逼我對您動手!”

夜靜軒看著劍拔弩張的兩個人,連忙伸手,想再把江小狼抱過來,“爸,你不能這樣。我們已經很對不起嫂子了,不能再讓她失去孩子!”

夜遠山抱著江小狼退後兩步,瞪著夜靜軒:“你還是夜家的種嗎?怎麼總是向著那個女人說話?”

“我......”夜靜軒竟然無言以對。他是不是夜家的種,他爹不知道啊?

“爸,我這是幫理不幫親。嫂子和我哥之間的事,您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好吧?您彆難為我嫂子!”

“我怎麼是難為她了?是她自取其辱,我有什麼辦法?”

江南曦心頭冰涼,所以,她做什麼都是錯?都是自取其辱?

夜蘭舒也看不下去了,剛纔江南曦的霸氣,也震憾到了她。雖然這話是江南曦對她哥說的,但是,她也還是佩服江南曦。

如果她對高偉庭有這樣的霸氣,她何苦患得患失這麼多年?

她連忙對夜遠山說道:“爸爸,我嫂子是因為愛我哥,才受了這麼多委屈。您不知道情況,不知道我哥具體怎麼想的。所以,現在您不能這麼欺負嫂子!”

夜遠山一怔,瞪著自己的女兒:“你也被她收買了?你不恨她了?”

夜蘭舒歎口氣說:“是我自己糊塗,從始至終,江南曦都是無辜的!”

她能說出這話,也算是和江南曦徹底和解了。

“哼,你們一個個都被她迷惑了!這樣的女人,太有心機了,以後豈不是把你們耍得團團轉?我們整個夜家,豈不是都會成為她手中之物?”

這時候,他懷裡的江小狼說話了。

他笑道:“老頭,不要說以後,隻要我媽咪現在想要,夜家可以分分鐘成為,我媽咪的手中之物!”

他說著話,小手在夜遠山的上臂某個位置,用力一捏。

夜遠山隻覺得手臂疼痛難忍,力量全失,再也抱不住江小狼。

江小狼順著他的身體,滑落到地上,牽起江南曦的手,挺著小胸脯說:“媽咪,我們走,不用和這愚蠢的老頭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