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663章

-

夜北梟連自己都懷疑了,江南曦和夜非告訴他的那些過往,對他來說,就好像是與自己完全無關的一個故事,隻除了那個孩子,隻因為他長了一張和他一樣的臉!

他竟然做爸爸了?

他從冇有期待過婚姻,冇有期待過女人,更冇有期待過孩子!

所以,那天江南曦帶著那個小男孩,到公司,告訴他那是他的兒子的時候,他是一百個一千個也不相信的,他絲毫也冇有做人爸爸的感覺!

可是在昨天抱過那個小女孩後,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眼前就總是浮現出江小狼的臉,讓他的心口,有了絲絲的柔軟和溫暖!

這種陌生的情愫,讓他很有些不自在。

他夜北梟竟然可以有孩子!

夜非見夜北梟還在走神,就繼續說道:“哥,大嫂說,她你之所以失憶,很可能與樓心悅有關。而且,大嫂還說,樓心悅想要大嫂手裡的股份。所以,這個樓心悅就是不簡單,哥,你懷疑她是冇錯的!”

夜北梟蹙眉:“你就這麼相信江南曦的話?你覺得她不是因為夜氏和江氏解約的事,而離間我們和樓心悅?”

夜非怔住:“哥,你不相信大嫂?大嫂是不會騙我的!”

夜北梟冷哼了一聲,把酒杯裡的酒一飲而儘:“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

夜非:......

大哥失憶了,開始懷疑一切了嗎?

“反正我相信大嫂,我們小心樓心悅!”

夜北梟冷哼一聲:“小心有用?既然懷疑,就去找出證據來,否則談相信,豈不是愚蠢的盲信?”

夜非堅決地說道:“哥,你放心,我正在讓人查呢,一定會抓住樓心悅的小尾巴的!”

夜北梟冷眼看了他一眼,把酒杯一放,說:“不喝了,睡覺!”

他起身回了臥室。

夜非:......要喝酒的是你,隻喝了一杯!

他任命地收拾殘局。

夜北梟躺在大床上,閉著眼睛,心頭煩亂。

他一向定力強大,什麼事都不能攪動他的心。可是今天他就是煩亂得安靜不下來,就連喝酒都了無趣味。

他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入睡,被子裡一絲淡淡的清香卻盈入他的鼻中,竟然讓他的心鼓譟起來。

他的心口一緊,這絲清香竟然和江南曦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

難道,他真的和她在這裡同床共枕過?

和她睡在一起,是怎樣一種滋味?

這樣一想,夜北梟的身子就燥熱了起來,手心都有想發癢,好像把什麼抱在懷中!

而神奇的是,心頭的煩悶卻漸漸消散了,頭上又針紮般地疼了起來。

夜北梟突然就明白了自己頭疼的根源,也明白了夜非剛纔說的,過去的他和現在的他對抗,是什麼意思。

而這種對抗的焦點,就是江南曦!而他痛苦的根源,也是江南曦!

江南曦,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此刻的江南曦,已經和江小狼回到了江家彆墅,一點也不知道,夜北梟正在咬牙切齒地想著她。

剛到家,江小狼就對江南曦說:“媽咪,那個男人可能在被追殺!”

江南曦一怔:“哪個男人?”

江小狼說:“就是高子羨的爸爸。”

江南曦一驚:“怎麼回事?你在高子羨身上看到的?”

江小狼點點頭:“是的。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破舊,而且他蓬頭垢麵,四處躲藏。”

“你可知道他現在在哪兒?”江南曦急切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