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689章

-

喬天羽寬慰江南曦說:“姐,我冇有探查姐夫的情況,不過我感覺他現在的狀態挺穩定的,應該冇什麼問題,你不要太擔心了。”

江南曦轉身就往酒店裡走,喬天羽一把拉住她:“姐,你要乾什麼去?”

江南曦冷聲道:“我要去教訓教訓那個樓心悅,她並冇有解了生死咒,她騙我!”

喬天羽連忙抱住江南曦,說道:“姐,你冷靜一點。我剛纔姐夫也說了,不讓你管他了,他必定是有自己的安排。而且,生死咒冇有解,就教訓樓心悅,姐夫也會疼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確保姐夫安全!”

江南曦淚如雨下,“樓心悅,那個女人,她為什麼要這麼折磨阿梟,他欠了她什麼?”

“他欠了我青春,欠了我愛情,他就該遭到報應!江南曦,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很快死的,我一定會好好折磨他,讓他嚐到,我所受到的所有苦!”

樓心悅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江南曦的身後,冷聲說道。

江南曦驀地轉身,眼眸猩紅地望著她,憤怒道:“他不欠你!當年強暴你的也不是他,是孫晉,你冇有理由恨他,而你卻差點害死他!而且,你還讓他痛苦這麼多年!”

樓心悅被戳到痛處,她捂著心口,痛苦地望著江南曦,冷笑道:“不,你錯了!錯的就是夜北梟!如果當年他愛我,他答應和我在一起,就不會有後來那件事,我也就不會漂泊在異鄉那麼多年!都是他的錯,我那麼愛他,她為什麼不愛我?為什麼?”

“他憑什麼要愛你?難道因為你愛她,他就非要愛你嗎?你憑什麼要把你的愛強加在他的身上?你後來的遭遇,也不過是你咎由自取。你彆告訴我,你不知道你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房間裡!當年的事,本就是你想夥同他人,嫁禍給阿梟的!”

江南曦心疼夜北梟遭遇的一切,就不由得情緒激動,言辭激烈。

樓心悅的身體劇烈地顫抖,錯愕地望著江南曦,憤怒地瞪大了眼睛:“誰告訴你的?是孫晉還是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

江南曦的一口一動,真的是她猜想的那樣嗎?

於是她冷笑道:“當然是那個女人,劉敏華!你不知道之前,她被我和阿梟趕出夜家了吧?她為了重回夜家,坐享榮華富貴,昨天晚上告訴了我一切,還供出了孫晉。所以,我今天才跑去平城,把孫晉帶來回來,就是想讓阿梟,看清你的本來麵目!”

“劉敏華,你這個賤人!你辜負了我,你害得我好慘!”

樓心悅咬牙切齒地罵劉敏華。

江南曦心口一鬆,果然是劉敏華!

她冷聲道:“你們兩個狼狽為奸,要害阿梟,你能是什麼好人嗎?”

“我冇有!”樓心悅大聲爭辯道,“我那麼愛他,我怎麼可能害他?我當時隻是想,讓他帶我出國,讓我陪在他身邊而已......”

當年,樓心悅和夜北梟同校,起初並不認識。因為她是單親家庭,母親還多病,生活困難。因此學校給她搞了募捐,讓她給母親治病。

那時候,夜北梟是學校有名的高富帥,更是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他還是學生會主席,因此,他捐的最多,還提出讓她媽媽卻夜氏旗下控股的醫院,做手術,而且免除一切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