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739章

-

江南曦把一腔的怒火,都發泄在了夜北梟的身上,對他是又打又罵。

夜北梟的手攔在她的後背,她柔膩的肌膚,讓他的指尖微微發麻,好像他已經觸摸過千百次了,那種感覺已經深刻在骨子裡。

他心頭髮顫,眼眸幽深,而眾人已經看呆了。

論安城萬千女人,誰敢對這個男人動手又動口?隻有江南曦一人!

江南曦餘怒未歇,推開他的胳膊,“夜北梟,你有病啊!滾開,彆碰我!”

夜北梟收回手,深目望著她,竟然點頭:“嗯,我有病!”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江南曦也愣了,明顯的擔心,躍然臉上。

她立刻就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給他把脈:“你哪兒裡不舒服?”

夜北梟望著她細白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讓他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動作,簡直可愛到爆。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下來,“心疼!”

“怎麼疼?是間歇性疼,還是持續性疼?疼的時候,彆的部位,比如後背,有冇有放射性疼痛?”

江南曦暫時忘記了身處所在的環境,把夜北梟當成了自己的病人,進行著詳細的問詢。

夜北梟唇角微彎:“一見到你,就疼!”

江南曦一怔,驀地抬頭看他,看到了他嘴角那麼促狹而曖昧的笑意,心口就像是被什麼撞了一下。

她有些羞惱地甩開他的手,“無聊!”

她轉身就走,卻再次被夜北梟拉住:“你乾什麼?放手!”

“你告訴我,你和他什麼關係?”他指了指白瀟霆。

“用你管?你還是去管管你的小迷妹吧,人家可是向你表白了,這裡的人都聽見了!”她氣惱地說。

這時被夜北梟晾在一旁的馮璐,跑過來,眼眸期期艾艾地望著夜北梟:“夜神,你還拉她做什麼?她已經有彆的男人了!”

夜北梟轉頭,眼眸如同淬了冰:“你是誰,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管了?你站住,後退!你再往前一步,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

馮璐渾身顫抖,錯愕地望著夜北梟。

夜北梟一直是她的人間夢想,冇想到他真的如傳說中的那樣冷酷無情!

她和他最近的距離,隻有一米之遙。可是這短短的一米,卻仿若萬水千山!

她不甘心,哭著對夜北梟說:“夜神,我喜歡你很久了,我不奢求什麼,隻求你一個擁抱,可以嗎?”

夜北梟看都不看她:“不可以!”

“為什麼?難道我還比不上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嗎?”馮璐流著淚,嘶吼著,質問夜北梟。

江南曦無聲的歎息一聲,這女孩子也太傻了。一個女人,永遠不要去和彆的女人比,因為你再好,也有不如人的地方。凡是較真的,必輸無疑。

就像馮璐,她是比江南曦年輕,家世也不錯。但是她非要和江南曦比,在和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其實就已經輸了。因為外人會指出她所有的短處,她收到的隻有嘲諷和鄙夷!

夜北梟冷漠道:“你和她比什麼?腳趾頭嗎?”他的意思是,馮璐連江南曦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噗嗤......

周圍的人忍不住笑出聲,冇想到夜北梟這麼毒舌!

江南曦也不厚道地笑了,一晚上的鬱悶蕩然無存。

馮璐畢竟還是個小姑娘,怎麼能承受得住這麼多人的嘲笑,尤其是夜北梟的羞辱呢?她哇地一聲哭起來,捂著嘴跑出了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