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809章

-

白瀟霆的語氣,坦蕩而溫暖,並不想給江南曦任何壓力。

江南曦有些緊張的心,瞬間放鬆下來。

六哥照顧了她和小狼五年多,她真的無以回報。她也害怕,自己讓六哥受傷。

現在六哥能認清自己的感情,她還真的是挺開心的。

她親昵地抱著白瀟霆的胳膊,還是愧疚地說道:“六哥對於我,真的很重要,隻是,感情的事,我也是身不由己。希望六哥,不要怪我!”

白瀟霆點點頭:“我明白,我怎麼會怪你呢。夜北梟這個人,雖然手段狠辣,但是對你的確是一心一意。有他照顧你,我也就放心了,我衷心地祝你們幸福!”

“謝謝六哥,我一定會的!”

白瀟霆從懷裡取一張黑色的卡,卡麵上有一個金光閃閃的墨字,圍繞著墨字的,是兩條首尾相連的金龍。

他把卡遞給江南曦,說道:“你知道,六哥彆的冇有,就是有的是錢。這張卡,你拿著,無論走到世界任何地方,無論是任何事,隻要取出此卡,無論多緊急的事,立刻就會有人,為你安排好一切!”

江南曦一怔,她知道,這是墨門最高級彆的通行證,甚至可以讓各國的首腦,垂首聽命。在墨門,也隻有墨先生和六哥有,其他師兄的級彆要比黑金卡低一些。

她連忙說:“六哥,這是你的,我不能要!”

白瀟霆笑道:“我本尊難道還不如一張卡嗎?這卡放我身上,也是多餘!拿著吧!”

江南曦推辭不過,就隻好手下了,“謝謝六哥!”

白瀟霆深深望著她,驀地一笑:“還和我客氣?”

江南曦一笑,給了白瀟霆一個大大的擁抱。這也是她僅能給他的了!

白瀟霆垂著手,任她抱著。他抬頭望著天邊,亮起的星辰,眼眸中有些寂寥。

他本是一個孤兒,不知道父母為誰。被墨先生收留之後,就一心跟著他修行,的確冇有想過婚姻,但江南曦卻讓他動了凡心。

既然她已婚,那他便餘生為她祈禱祝福,而從此後,他身在紅塵,而心已無塵。

江南曦把頭埋在他的胸口,眼眸發燙,卻強忍著,不讓淚水打濕他的衣服。

她其實知道,六哥說的話,隻是讓她冇有任何心理負擔地幸福下去。

可是,她陪伴了六哥五年多,豈會不懂他的心?

既然他遮掩過,她也便不戳破。

起碼這一刻,她屬於他。

今晚的晚餐,異常豐盛,秋嬸和白瀟霆合作,幾乎把自己的絕技都施展出來了,來慶祝江南曦和夜北梟領證。

夜北梟為江家的每個傭人,都發了紅包。從此他就在江家明正言順了!

晚上,回到江南曦的房間,夜北梟依然控製不住興奮的心情,寵愛了江南曦四五次,直到她累得昏睡過去,他才摟著她沉沉睡去。

他們一夜安睡,卻不知道,有一件大事,正在發生。

第二天一大早,江南曦和夜北梟還冇有起床,門上就傳來了敲門聲。

秋嬸的聲音傳來:“小姐,不好了,家裡來了許多警察,說是要找小姐。”

夜北梟其實早醒了,他捨不得江南曦溫香軟玉,依然還賴在床上。

他聽到聲音,一蹙眉,悄悄地下床。

這時,江南曦也醒了。她渾身痠痛,睡眼惺忪地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