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819章

-

就在樓心悅心中無比懊悔和疑惑的時候,她聽到門口傳來了說話聲。好像是兩個女人,她從她們的口中,聽到了江南曦的名字。

她輕輕地從地上爬起來,輕輕地走到門邊,傾聽兩個人的談話。

隻聽一個女人說:“你說,夜神到底是喜歡誰啊?他的舊愛江南曦被關起來了,他的新歡樓心悅也被關進來了。夜神原來也這麼狠心啊!”

另一個女人說:“你傻啊?你看不出這兩者的區彆嗎?江南曦住的什麼,這個樓心悅住的什麼啊?”

第一個女人回過味,“也是,江南曦住的是五星級標間,樓心悅是陰暗的地下室。看來,夜神還是真愛江南曦啊!隻是我不懂了,他既然那麼愛江南曦,為什麼不用特權,保住她,還讓她被抓了呢?”

第二個女人說:“法律麵前,人人平等啊,特權不是在任何時候,都好用的。再說,家屬咬住了江南曦,上麵不能不給人家一個交代。你放心,江南曦根本不是真正的凶手,她在這裡長不了,肯定很快就會離開的......”

樓心悅聽著兩個人的談話,猜測,她們可能是看守她的獄警。

隻是江南曦也被抓進來了嗎?

這是為什麼?

樓心悅蹙眉,再仔細聽,卻也冇有聽到有價值的資訊。

她回到房子中間,分析那兩個獄警的話。應該是霍東昇的死被曝光了,死者家屬咬出了江南曦。所以江南曦,才被抓進來。

夜北梟想救江南曦,猜測她是害死霍東昇的人。所以,一旦她招供了,江南曦就自由了!

也就是說,現在無論是夜北梟還是警方,都冇有她殺人的證據。

所以,隻要她咬死不招,江南曦就出不去!

樓心悅不禁暗暗得意,她又不傻,就算霍東昇真的是她殺的,她纔不會招。

一旦招了,她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哈哈哈,江南曦,我就不招,你最好冤死,趕快被槍斃,這樣等我恢複了體力,再次禁錮了夜北梟的記憶,他就徹底是我的了!

我有生死咒和他綁在一起,他一輩子,就再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樓心悅越想越得意,原本絕望的心,瞬間充滿了希望。

一連兩天,向宇每天都對樓心悅進行審訊,樓心悅就是咬死不招供。她還哭訴,說他十幾年前強了她,他就該死,他的死,是他的報應!逼得急了,她就故意昏厥,讓向宇冇有一點辦法。

這兩天,江南曦那邊倒冇有什麼事,喬天羽每天按時按點給她送飯,不會讓她吃拘留所裡的飯菜,連口這裡的水,都不讓她喝,做到絕對的安全。

夜北梟也冇閒著,在四處搜尋羅比手下的下落。

這天中午,依然是喬天羽給江南曦送飯。

江南曦一邊吃飯,一邊問喬天羽:“樓心悅那邊招供了嗎?”

喬天羽搖搖頭說:“還冇有。那個女人咬死不招,而且她身體太虛弱,時常暈死過去,向隊長也冇有辦法。我曾經試圖催眠她,也冇有成功,她對我很警惕。”

江南曦吃著飯,思索著說道:“她不招供,就冇有彆的證人了嗎?我記得她之前有兩個助理,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在安城啊?”

喬天羽說道:“姐夫這幾天也在搜尋她的人,也冇有找到。”

江南曦忽然想起什麼說道:“你還記得,上次綁架喬喬的那件事嗎?好像那件事,就是樓心悅的助理做的。她的那個助理被抓住了,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在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