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906章

-

白詩音和徐卿生同時怔住!

白詩音的身子有些顫抖,忍不住笑起來:“很好,你果然無不用其極!”

雖然昨天晚上,她生無可戀,想讓白心誠給她注射毒藥,這樣,她就可以一了百了,毫無牽掛地去地下和爸媽團聚。

可是,誰又真的想死呢?

因此,此刻,她對白心誠對恨更深了一層。

她緊了緊手中的尖刀,怒視著白心誠:“白心誠,你今天死定了!”

徐卿生卻怒視著白心誠:“你給她注射了什麼毒藥?有冇有解藥?”

隻要有一線希望,他也不會讓白詩音死!

白心誠伸出手:“把你們的離婚證拿過來,我再告訴你!”

白詩音倏地望向徐卿生,眼眸一陣緊縮。

徐卿生也望向她,猩紅的眼眸帶著愧疚:“音音,對不起!”

他從口袋裡取出兩本離婚證,遞給白心誠。

白詩音看到離婚證的瞬間,痛苦地一閉眼!

完了,她和徐卿生徹底結束了!

無論之前,她多想和他離婚,可是,現在真的離了,她就像是失去了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一樣!

她還是忍不住,濕潤了眼眶。

徐卿生,以後也許,和你再無緣了!

白心誠接過那兩本離婚證,翻了翻,上麵是徐卿生和白詩音的照片,可以看得出來,照片是合成的。

離婚證上的日期,是今天的,上麵還有鋼印。

白心誠撇撇嘴,把離婚證扔到徐卿生的身上,冷聲道:“做的和真的似的,你以為能騙過我?”

白詩音一怔,離婚證是假的?也就是說,徐卿生即便是被白心誠威脅的情況下,也不願和她離婚嗎?

她心頭有些激動,對這個男人的愛意,幾乎控製不住。

徐卿生冷聲道:“白心誠,你說什麼?這是真的,根本就不是假的!”

白心誠仰頭哈哈大笑:“徐卿生,你當我是多無知嗎?你和音音,連結婚證都冇有,哪裡來的離婚證?”

什麼?她和徐卿生冇有結婚證嗎?

白詩音有些淩亂了,不安地看向徐卿生。

三年前,她和徐卿生的婚禮,是爸媽一手操辦的,她是不願意的,因此,根本冇有和徐卿生去過民證局。

她以為,以爸爸和徐卿生的人脈,即便是她不出現,他們辦個結婚證,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卻原來,她和徐卿生根本就是無名無實啊!

她看向徐卿生,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麼心情!

徐卿生眉峰緊縮,他倒是小瞧了白心誠了,原來他竟然調查過他。

他望向白詩音,有些難以啟齒:“音音......”

雖然隻是一個稱呼,白詩音也明白了,這是真的,她和徐卿生真的,從來就不是夫妻!

她望著徐卿生,嘴唇顫抖,感到無比的委屈,也感到無比的悲哀。

既然他們不是夫妻,這麼他們這三年算什麼?

原來這三年來,他不碰她,並不隻是因為,她誤會他,也並不是因為,她的腿傷,更不是因為,她不愛他,而是因為,他可能在為某個女人,守身如玉吧?

是那個叫做妍的女孩嗎?

可是,這是為什麼啊?

他不是愛她嗎?既然愛她,既然當年他義無反顧地破壞了她和白心誠的感情,為什麼卻冇有給她一個名分啊?

她瞬間淚如雨下,身子都在不停地顫抖:“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都這麼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