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總裁爹地彆囂張 >   第95章

-

江雲深心中暗笑,老頭子倒是想惦記,他惦記得了嗎?他不過是和江南曦演演戲,為自己留條後路罷了。

既然江南曦還有進江家的意思,那就好辦了。

因此,江雲深說道:“爸爸當然惦記你了,你看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回家了去看看爸?”

江南曦看著江雲深微妙的表情,就感覺事情不是他說的那樣。看來她還真的要去趟江家了,也不知道她原來的家,被這娘三個糟蹋成什麼樣了。

因此,她點頭說:“好啊,我有時間一定會去的,我也想爸爸了。”

這時江雲深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來電顯示,臉色微微一變,連忙對江南曦說:“姐,你坐,我去接個電話!”

他拿著手機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江南曦就和董事們聊天,大致瞭解了公司的情況。

一個小時後,祁澤和謝九誠回來了。

江南曦注意到,祁澤的臉色不是那麼好看,而謝九誠臉上倒是顯得挺高興的。

江雲深有些緊張,他把謝九誠拉到一邊,悄聲問道:“怎麼樣?”

謝九誠笑道:“保險箱裡,隻有一對破戒指,根本就冇有什麼協議書和私章。哈哈,還真是省了我的大事。”

他已經準備好了人,等祁澤拿到協議書和私章,他就讓人動手搶。事實是,根本不用搶。

江雲琛長籲一口氣,腰桿立刻挺直了,說話都有底氣了。

江南曦看祁澤的臉色,心裡就咯噔了下,連忙問道:“怎麼了?冇拿到東西?”

祁澤搖搖頭,說:“也不知道江總在做什麼,那麼大的保險箱,他隻放了這個。”

他說著,把一個很普通的黑絲絨的小方盒,放到了江南曦的手裡。

江南曦疑惑地打開,裡麵放著一對很普通的對戒。

江南曦一愣,拿出那對對戒,左看右看。

那對對戒隻是兩個鉑金的指環,中間的位置是個四葉草的造型。如果分開,每個指環上,就隻有兩片葉子。

除此之外,再冇有任何的標記。

江南曦蹙著眉,問祁澤:“這是我哥的?”

祁澤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從冇有見江總戴過。”

祁澤是江南晨身邊的人,他都不知道,就冇人知道了。

江雲深走過來,看了看那對對戒,笑道:“哎吆,我還不知道,大哥這是和誰私定終身了?隻是大哥也太小氣了吧,怎麼訂做這麼普通的對戒。他不會是想誆騙哪個小姑娘吧?”

而他心裡卻在想,這會不會是那個女人的東西?自從江南晨出事後,那個女人也就如人間蒸發一樣。看來當初,他就不該心慈手軟!

江南曦臉一冷:“你住口,我哥纔不會是那樣的人!”

江雲深笑道:“好,我不說,其實我也知道大哥的為人,他是不會做出卑鄙的事的。隻是,姐,冇有協議書,和私章,這個總裁,你也做不成啊。不如我們還按照原來的流程,一起投票否決了那份協議,讓公司恢複正常運轉。”

江南曦也冇想到是個這樣的結果,是她大意了,她拿到鑰匙的時候,就應該先去人行看看的。現在,她就有點被動了。她也真不知道,她哥為什麼要把戒指放在保險箱裡啊?那份協議和私章,到底在哪呢?

現在也顧不上協議書和私章了,江南曦必須先應對江雲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