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整個北蠻皇都外已經陷入了一片清寒。

隻不過,隨著北蠻皇都那邊接連不斷的炮火聲響徹四方,仍舊映照地整個北蠻皇都外一片燈火通明。

而在新一輪的轟炸結束後,一行隊伍,點燃著火把,終於從皇都裂縫中趕出。

……

“殿下,北蠻皇都又有隊伍來了!”

“這一次,有可能真是北蠻皇帝完顏慷慨!”

盧天罡急匆匆趕到趙錚所在的營帳,急切彙報。

他的話音纔剛一落下,整個營帳中,卻瞬間陷入了一片寂靜。

商聖公等人近乎呆滯地看著盧天罡,目光又逐漸落在趙錚身上。

“北蠻皇帝完顏慷慨,還真親自前來投降了?”

即便是眼下,他們也對如今的情況,有些難以置信。

堂堂北蠻皇帝,一國之君,向他們僅有三萬人的隊伍,發起了投降!

當然,雖說投降的是盛王殿下,可在此之前,誰又能相信完顏慷慨會親自前來?

想了想,商聖公還是試探著問了一聲。

“能夠確認,前來的人,是完顏慷慨嗎?”

盧天罡點了點頭。

“以那些趕來之人的儀仗來看,應該不似有假。”

這下子,四周眾人都不由嚥了口唾沫。

這北蠻朝廷,還真要向蕩北軍投降了?!

而這時,趙錚卻冷然一笑。

“不會是假的。”

“這種時候,北蠻朝廷不至於來這麼一出。”

“不過,來的人還真是完顏慷慨,那就有意思了!”

說到這,他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鬱了。

看來,那卓陀淩空還真是掌控了整個北蠻朝廷。

這個完顏慷慨,除了個北蠻皇帝的身份,還真是一點用處都冇有!

想到這,他又向著一旁揮了揮手。

“剛好,讓完顏初列也過來,見見他這個好侄子!”

“放完顏慷慨過來吧。”

眾人很快前去安排。

不多時,完顏初列便來到了營帳中,戰戰兢兢的看著營帳外。

他的臉色也一陣煞白。

自從在光日城中離開後,他便被這位大盛盛王讓兵士看守著。

而如今,他終於再度被大盛盛王召過來了。

可卻是要麵見他的侄子,當今北蠻皇帝完顏慷慨?!

終於,營帳外,一眾身影緩緩邁步走來。

為首一人,是一名身形渾圓的胖子,身披北蠻皇袍,可一舉一動間,卻顯得尤為虛弱。

在幾名宦官的攙扶下,緩緩走來,彷彿連腿都有些邁不動了。

這顯然就是北蠻皇帝完顏慷慨。

而完顏慷慨身後,還跟隨著禮部尚書必蘭查爾等人。

在來到營帳門口後,必蘭查爾等人當即向著趙錚跪拜下來。

“我北蠻皇帝陛下,親自前來麵前大盛盛王!”

隻不過,話雖這麼說。

整個營帳外的北蠻隊伍,卻隻有完顏慷慨一人還在站著,顯得尤為尷尬。

營帳內,趙錚笑吟吟邁步走了出來。

“北蠻皇帝,本王可早就聽聞你的大名了!”

他慢悠悠邁步走到完顏慷慨身前,神色睥睨。

完顏慷慨嚥了口唾沫,見到趙錚後,他反倒是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恐懼。

眼前之人,看起來是個極為乾練的年輕人。

貌似也並冇有出爾反爾,要斬殺他的跡象。

“大盛盛王。”

“朕今日特來見你……”

可他的話音還未落下。

趙錚身後,三聖公已然邁步上前,冷冷盯著完顏慷慨。

“大膽!”

“完顏慷慨,你們北蠻既然要投降我大盛,從今以後,便是我大盛藩國。”

“小小藩國,哪裡來的皇帝?”

“你竟還敢以朕自稱?”

話落,完顏慷慨渾身驟然一顫。

原本好不容易放下的心神,又驟然提了起來。

整個人下意識地瑟縮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投降了大盛,北蠻自然就冇有皇帝了!

所有的藩國之主,都隻能自稱為王!

而一旁,必蘭查爾急忙開口。

“是我們殿下失言了,萬望盛王殿下恕罪!”

“我們……殿下,今夜是特意前來傳達投降詔書的。”

“隻要盛王殿下接受了我們北蠻的投降詔書,那自此之後,我北蠻便是大盛藩國了!”

聽到此,完顏慷慨卻隻能連連點頭。

卻愣是不敢再多說什麼了,彷彿生怕再說錯一個字,引得趙錚不悅。

趙錚將這一切靜靜收歸眼底,眉頭微微一挑。

果然,他對北蠻朝廷的情報是正確的。

這個北蠻皇帝完顏慷慨,的確是不堪大用。

否則,也不會被卓陀淩空架空所有的大權,更是被卓陀淩空逼迫著,親自前來投降了。

他假意揮了揮手。

“商聖公,我們大盛在接受北蠻投降之前,這可還是北蠻皇帝。”

“不可在北蠻麵前,有失我大盛禮數。”

說話間,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

彷彿冇有半點殺意與冰冷。

“是!”

商聖公重重應聲,卻已經在冷冷盯著完顏慷慨,眼中殺意閃爍。

彷彿隻要趙錚鬆口,他便會直接動手,斬殺眼前的一眾北蠻使臣!

趙錚走到完顏慷慨身前,輕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本王接受你們北蠻的投降之前,倒是還有些疑問。”

“明明今日,你們北蠻朝廷都在逼迫皇都中的百姓去用性命來消耗我蕩北軍的戰力。”

“這怎麼看,都應該是你們要與我蕩北軍決一死戰的架勢。”

“為何這麼快,北蠻朝廷就要向本王投降了?”

“莫非……這其中有詐?”

語氣平靜,彷彿是在開玩笑一般。

可完顏慷慨的臉色卻驟然慘白,連呼吸都凝住了。

額頭豆大的汗珠不住滾落,張了張嘴,卻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先前北蠻朝廷,可不正是假意投降嗎?

隻等著將大盛盛王引到皇都之中,便用轟天雷炸開皇都,讓所有蕩北軍都埋骨在北蠻皇都之中。

難道,這早就已經被大盛盛王給看穿了?

而這時,一旁的必蘭查爾扯了扯嘴角。

此行,若是指望完顏慷慨,天知道北蠻會被大盛盛王拿捏到何等地步?

“盛王殿下且放心,我們殿下都親自前來投降了。”

“而且我北蠻朝廷已經在皇都中準備投降大典了,殿下他會親自陪同盛王殿下。”

“這其中,絕不會有什麼陰謀詭計!”-